2015上半年五佳專輯:阿密特、羅思容、萬芳、Easy、漂流出口

0
華語專輯

2015上半年五佳專輯。圖片由欣音樂提供。

欣音樂編輯自選 2015 上半年,台灣音樂五佳專輯,入選的有:阿密特《AMIT2》、萬芳《一半。萬芳的小劇場》、漂流出口《逆游》、Easy《如果身體全部開放了》、羅思容與孤毛頭樂團《多一個》。

5. 阿密特《AMIT2》:為怪而怪,還是厲害;展現流行音樂的企劃力。

大概沒有一個音樂人不會追求突破,可不知為何,本地流行音樂的想像力總疲乏的很,常聽到哪個大咖又被嫌「複製舊作」,或著「還是早期的歌好」。然而,張惠妹化身的阿密特,不僅展現本地流行音樂應有的企劃力,在這視大於聽的年代,以老鷹造型、浮誇演繹博眼球耳朵,也有一腳跨出舒適圈的態度,你實在無法把上述的批評套到她身上。

《AMIT2》與阿弟仔跳蛋工廠一眾才華洋溢的編曲人合作,帶著幾分刻意為之的野心,撒手去做,聲響是上乘的流行曲,幾首歌詞概念稍嫌僵硬,幾首一聽到就能讓人起生理反應,〈母系社會〉與〈你想幹什麼〉正是例子;而〈怪胎秀〉與〈血腥愛情故事〉,還能看成作詞人 Hush 在〈尋人啟事〉與個人作之外的另一面向——這位文青心裏住著一個 drama queen。

4. 萬芳《一半。萬芳的小劇場》:不照格式,量寡質精。你怎知一半不是全部?

「等故事說到一半,就一半,解散」這是〈一半〉的歌詞,也是這張專輯為何只有五首歌的解釋。萬芳所言不假,樂評人評價這張作品,比多數十首歌的流行唱片還有充實。何況時代霓虹叫人越來越容易分心,薄量質精或許能讓每首歌都被清楚聽見,別可惜了努力錄製的歌。

此回合作的幕後音樂人名字也各個精彩:標題曲〈一半〉有王榆鈞的吉他;微笑巴士班底樂手十九兩寫了一首〈同樣的存在〉;金鐘獎名編劇徐譽庭也獻出第一首歌詞作品〈練習失去〉給她。加上陳建騏、單承矩,這幾位有著劇場魂的角色在她的專輯舞台上熠熠生輝。其中最特別的一首,當屬她與過世的 Koumis蓓麗隔著時空合唱後者的舊作〈誰〉,她們的聲音,與從中溢出的親密感情,實在動人。

3. 漂流出口《逆游》:不安狂躁,是語氣截然不同的「我在那邊唱」

漩渦封面的靈感,源自團員一場死裡逃生的溺水事件,可擴大解釋,也可視為這三位原住民團員,與社會現實搏命的人生經歷。他們上岸後依舊得逆游不停。主唱巫尚把流浪經歷、家庭悲劇、認同危機、對教會又愛又恨的態度,全部寫成歌,就連用了部落歌謠的〈塑膠袋裡的牙齒〉,詞裡也寫到鬼怪,MV 拍完後還發生了靈異事件,車子莫名熄火。

全曲用阿美族語演唱的〈流刑地〉,是巫尚的妹妹,貝斯手阿妞懷念父親的歌。那也不是什麼開心的故事,揣摩的是父親自認虧欠孩子,而不敢正面探望的心思。

在日本製琴師 Kanji 的幫助下,這組三件式的原住民搖滾樂隊,到了台東都蘭山上同步錄音,把那些彈錯的段落、生猛粗糙的動能與周遭的蟬鳴一同被儲存下來。你若能理解「髒」在搖滾樂的世界裡,也可以是非常對的聲音,你或許就能欣賞得了這一張不完美的唱片。

2. Easy《如果身體全部開放了》:破格有趣的編曲與聲音設計,獨一無二。

塞滿的聲音設計與破格的編曲,Easy 這回跨出首張專輯的樂團格式,以非常個人的狀態創作、製作,幕後出力的樂手包括余光耀(糯米糰貝斯手)、Riecky、Hush、魏如萱鄭宜農、李承宗等,排出獨立音樂的明星陣容。弦樂吃重,長篇故事說得多,一曲 5 分鐘以上是常態,最精彩的一首,剛好也是最長的收場曲〈如果身體全部開放了〉(10:28)。

製作這張作品的過程,喜歡黑人音樂的 Easy 以 Stevie Wonder 的《Talking Book》為範本,你可以在他和魏如萱合唱的〈複誦〉聽見〈You and I〉的諸多影子,好驗明正身。〈星期二不特別容易感傷〉的 Rap 也是一條線索,〈如果身體全部開放了〉最後還插入一小段,模擬美國黑人在棉花田裡唱的工作歌。挖掘這些眉角,是聽這張專輯特別享受的過程。

1. 羅思容與孤毛頭《多一個》:厚實底氣與精湛的演奏技術,沒什麼能挑剔的經典。

將十二位不同世代、語言創作的台灣女詩人的作品譜曲,羅思容這張專輯很可能今年第一。那不僅僅因為她結合文學、土地與詩歌,巫師般的催眠演唱,還包括孤毛頭樂團成員們,根本是另一層級的演奏水平。擅長多種弦樂器的 David Chen、吉他手黃宇燦、民謠口琴手 Conor Prunty 與新加入的大提琴手陳主惠,將〈小島〉的風光明媚、〈我告訴過你〉的苦澀、〈濛紗煙〉的水霧、〈超級販賣機〉的瘋癲全都表達了出來。

我總覺得我遲遲欠這張專輯一次完整、長篇的剖析,可每次聽都像走入一片雨林,陌生鮮豔的蝴蝶與花,獸與藤撩亂眼花,讓你只能謙卑地、安靜地欣賞。光是女性的情慾主題,就讓身為男性的我不敢輕言了解,而這些詩人甚至做了些形象顛覆。譬如:阿芒的〈多一個〉懷孕的胎兒形容為「陰險」、隱匿的〈南無撿破爛菩薩〉有諸多台語裡,用來罵人的「髒話」。彼時訪問思容時,她曾說自己以前覺得髒話很糟糕,經過一次海港之旅,才漸漸發覺其中的生命力。

如果今年上半只要買一張唱片,我會推薦這一張,《多一個》的底氣深厚,詩人、樂人、男人、女人,多少人的生命故事在其中對話阿。

關於作者

欣音樂

音樂是一種信仰,在音樂的世界裡沒有教條,沒有規章。 唯一的教義是:Music makes the world a better place. In Music, We Tru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