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內地搖滾創辦人陳威仲/用實際行動反諷「內地」 史上最故意的音樂節

0

11742743_407085429476946_2073135903765216339_n

多年前,朋友與內地搖滾創辦人陳威仲提及將去內地演出,那時的他笑言「內地,我辦個內地搖滾你可一定要來啊!」如今,他主辦的內地搖滾音樂節即將於 9 月 19 日登場,當年的玩笑就要付諸實現,唯獨不同的是,在陳威仲的字典里,內地不在海峽對岸,而是台灣的「南投」。

◎ 把內地兩個字炒起來

在多數人的認知裡,內地是中國大陸的代稱。然而,一直活躍在社會運動中的獨立樂團拷秋勤成員陳威仲,希望透過在南投舉辦一場名為「內地搖滾」的音樂節,向常識開戰,讓台灣人意識到,看似路途遙遠、又是陸客最常光顧的南投,才是台灣的內地。把內地兩個字炒起來,重新認識南投,是這次音樂節最大的目的。

在陳威仲看來,舉辦這次音樂節的時機已經成熟。「去年有一些學生運動,台灣意識抬頭,讓我覺得我們不是孤單的一個人。」他認為嘻哈歌手大支唱的那句歌詞「台灣的內地是南投」(本句為〈蘭芭詞〉一曲中的歌詞),如今可以付諸實現。

▲內地搖滾募資宣傳影片

◎ 最大的問題是資金永遠都無法到位

去年 11 月,音樂節場地的找尋、實際的籌備正式展開。負責籌辦這次音樂節的激進工作室,其實只有兩個人,在台中的 Kevin 負責管理賬務,拉贊助、拍廣告、行銷設計則全部由陳威仲一手包辦。

在陳威仲的規劃中,這場音樂節應該包括表演、市集、藝文等一系列活動,並串聯在地觀光產業行銷埔里,為此,他希望得到在地商家的支持,然而願意投資的商家並不多,老一輩生意人對音樂節心存疑慮,少數願意出資的商家出於議題敏感度,大多要求不提及公司名諱。陳威仲坦言:「有錢有權的人不願意投資活動,外面回來的年輕人很想幫忙,卻使不上力,這就是我們最大的問題,資金永遠都無法到位。」

目前音樂節所需的資金,激進工作室出資一半,政治人物也支持了一些金額,剩下的 50 萬缺口因為商家贊助不多,陳威仲轉而求助於群眾募資平台,但對他來說,群募的廣告行銷效益仍是大於募集資金,「我們把募資平台當做售票系統,現在大家很習慣,募資就一定要有回饋品,他不願意只買一張票,我們也了解這種市場規則,所以我們讓你覺得你有拿又可以來。」

由於資金緊張,音樂節原定 30 個樂團的表演,也許只能達到 20 個。儘管有些樂團表示可以免費出演,但考慮到樂團以車馬費謀生,陳威仲並不願意接受這樣的美意。

封殺即入圍,入圍即封殺

表演嘉賓的選擇,是舉辦音樂節的重頭戲,對此,陳威仲自有一套邏輯,「我們一開始比較天真浪漫,想要找被封殺的樂團。為什麼你可以封殺我,我不能封殺你。」他們列出了一份叫做封殺即入圍,入圍即封殺的名單,大支、濁水溪公社暴君等強調台灣意識的歌手和樂團都囊括在內。

陳威仲表示,「你來內地搖滾,要有個心理準備,這個活動說真的,它不政治嗎?我們一開始當然會說這不是政治活動,但政治即生活,永遠不能逃避這些問題。」正因如此,邀請過程也困難重重,許多藝人及公司出於議題敏感性拒絕出席,而一些願意出席的藝人,主辦方則因為資金不足而放棄邀請,幸好最後還是有許多願意支持的樂團,讓他能夠完成這最艱鉅的任務。

幾個人的自嗨,還是一群人的狂歡

11692790_403729426479213_5739938417416075157_n

陳威仲親自上街舉牌宣傳內地搖滾。照片取自內地搖滾粉絲頁。

雖然資金籌措讓陳威仲感到捉襟見肘,但讓他最感無奈的,還是當地人對音樂節的態度,「他們永遠都不知道音樂節是什麼。」在地民眾擔心陸客旅遊受到影響,或是受到刻板印象影響,認定音樂節是嗑藥狂歡,「當地不願意看外面的人,他們是以防守的心態看待這一切,但我們很想要改變這一切。」

為了擴大音樂節的影響力,陳威仲親自到西門町舉牌,說到站街時遭遇的冷遇,他顯得有些喪氣。「很多東西跟預料不一樣,他們反而對你很冷淡,自己國家人都很冷淡,你會覺得很灰心,你想做什麼事情都使不上力,你怎麼舉牌都沒有用。可能就是一些香港人、中國客,他們會停留拍照,台灣人就是會快步通過。」

在陳威仲看來,這場音樂節是一場意識形態之爭,「辦失敗了會怎樣?台灣內地就真的是中國了,我們就是自嗨的傻瓜,就像網軍講的井底之蛙。」

如果成功了呢?陳威仲也有自己的想法。「我們來辦春晚,弄台灣好聲音,搞那些置入性行銷,其實我們在惡搞,自嘲,因為我們已經沒有任何的市場了。我覺得我們在為大家打開一個活路,希望大家踩著我們往上爬,當然我們也希望不要虧太多。」

後記:本篇文章刊出時,內地搖滾募資已突破 30 萬目標了,但是距離實際投入資金仍有一小段距離,如果你對內地搖滾有興趣並願意支持,歡迎到「內地搖滾Inland Rock」募資平台

關於作者

harpsichord

一路走一路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