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來猛的——我看阿密特

0

文/Cello Kan

2010年的三月某日,天氣仍有點冷,我站在紅磡體育館前面,等我好朋友Ada的出現,天空下著毛毛雨,很不舒服。

幾天前,我的好友Ada(她是某銀行高層,阿妹的情歌是她在KTV中的最愛。)一直吵著要去看張惠妹演唱會,受不了她再三哀求,最後還是弄了兩張票,算是有了交代。

說實在,阿妹是那種我沒擁有專輯的藝人,但大部份歌,總能從不同的管道聽到或知道,甚至會不知不覺學到怎唱,她很優,但我沒有擁有專輯的衝動,幾年前已經看過她的演唱會,感覺很有娛樂性,很好看,但要再看一次,那時候真的有點提不起勁。

坐進紅館,Ada正跟賣冰淇淋小販在吵鬧的時候,我注意到前面來了一大群阿公阿嬤,心裡想怎麼搞的,出了什麼狀況?看阿妹會有這樣的觀眾?

「今晚有點怪怪的。」我說。Ada拿著票問我:「你知道阿密特是什麼?」

「專輯名字吧,反正現在這個年頭,很多專輯名字都怪怪的。」

「你猜今晚有什麼特別來賓?」

「我不知道,上次我看是有張學友,這次沒聽到有什麼風聲。」其實我有時候很討厭特別來賓這會事,到底你買票看演唱會是要看那個藝人?還是來賓?還是覺得一張票能看幾個就是賺了?」

cover

 

燈轉黑了,當吉他第一聲響起,我的媽呀!怎會這麼吵?我不會是去了重金屬同學會吧?

三首歌下來,坐在前面的阿公阿嬤受不了,紛紛宣告投降,集體離場,他們可能害怕再看下去晚上會做惡夢,害怕再這樣下去身體承受不了,身心會受到極大創傷;而 Ada 的嘴巴張得很大,看上去有點給阿妹嚇到,不知怎反應,而在這時,我衝口而出說了一句:「幹,這個演唱會,太他媽的屌!」

完場時,我們從紅館往地鐵站的方向走,耳朵從剛剛震耳欲聾的聲響,回到平常的街道上,有點不太習慣,講話時嗓門不禁不自覺地比平常大,路人紛紛都用注目眼光投向我倆。

「我被打掛了,這場演出實在太精彩,沒有特別來賓,一路下來只有她唱,而且衣服也不換,想不到阿妹這麼會唱,而且音樂跟她以前差很遠,上次我是看她跟交響樂團的,今晚真是聽和看到很爽,明天要買這張《阿密特》回家,好好複習一下。」

「我謝謝你才對,如果不是你,我也不會來看,如果沒來看,我就錯過了很多東西,今天我很感動,我發現了另外一個張惠妹,她實在太厲害,我也要好好重新學習她的音樂,特別是阿密特。」

「是的,原來華語流行音樂可以這樣,從前我都只會覺得西洋才能這樣,像我喜歡的Muse。你怎看阿妹這個藝人呢?」

「相信我,未來十年華語女歌手在唱和音樂上,都沒有別的能跟她比!她已經做到一個標竿的位置。」

轉眼間五年過去了,這句話今天仍然成立,我現在仍未看到有誰能超越張惠妹,佩服她的勇氣之餘,也覺得她有很好的消化能力,能把一些自己喜歡的東西把它轉化為己用,甚至引入了很多她喜歡的新世代,例如:青峰蛋堡Miss Ko

去年聽到以張惠妹名義發行的專輯《偏執面》,但感覺已經是另一個阿妹,是一個向阿密特靠攏的阿妹,嘗試在流行中,尋找著不一樣,那時就覺得,阿密特應該快回來了吧。

對於阿密特我是有點偏愛的,華人做搖滾,而且做得這樣的,好像沒幾個,再來,女的做搖滾,真的更少,而且阿妹以她今天的位置,其實犯不著冒險,把自己押在這種音樂上,弄不好的話,連本來的招牌都會壞掉。

我記得早年阿妹推出過一張翻唱專輯,把 4 Non Blondie 的《What’s up》變成舞曲版,很賣力地表現唱功,不是不好,只是,不是我喜歡的那種,就是有點俗,很用力、很Pub、酒吧那種,下意識地有點抗拒。

但是,人是會改變的,張惠妹也是。

阿密特的出現,不單在音樂上跟張惠妹很不一樣,連歌詞也非常偏鋒,不是華人常有的主題,整體來得很黑暗、很歌德,甚至有點病態,要從一個流行面,跳進一個黑暗面,除了音樂、文字外,當然形象也是很重要,阿密特整體包裝上,可以說把張惠妹變了另一個人,是完完全全另外一人。

如果《阿密特》是阿妹想將從前的包袱解脫,換取重生,在音樂上有新探索,試圖去新領域遊玩,帶領粉絲群與樂迷去接受一個全新的她,全新的音樂類型。那今回下藥更猛,更有野心,更要再下一城。全張專輯只有一首芭樂歌〈難搞〉,編曲只有鋼琴與人聲,但是卻非常沉重,其餘作品很多更是重型吉他大放送,血淋淋向你咆哮。

這張是史詩式概念專輯,音樂元素之多元,近年難得,是MuseLinkin Park那種重型再加上古典、歌劇、Reggae、Dancehall、原住民(World Music)、Electro、Dub Step、電音等全部放進去,不是一種一首,而是幾種合在一起,製作人阿弟仔可記一功,在處理上非常成熟,甚至提煉出一種阿密特獨有的體味,你一聽就知道是什麼來的。

當大家都說不需要專輯的時候,阿妹卻告訴你專輯才是能把整個概念傳送的方法,少了其中一首都不成型,當然唱的部份更是好得沒話說,她傳遞出能收放自如的能力,甚至你覺得她聲音已經是樂器,溶於樂曲中,是她給予了音樂的生命,或反過來都行,兩者已經是密不可分了。

每年我們都期待有一張專輯能代表那一年,《阿密特》這張相信是最能代表今年的,我想後面的也很難超越這一張,如果要形容,我會說如果今年只買一張華語唱片,那這張是最好的選擇。執筆至此,耳機傳來了〈放了那個作品〉,歌者唱著:

「一個作品的靈魂/再精準的文字/也難以形容/是我/欣賞愛慕著 /五體投地的/就夠了/何必要 /試著解構呢 /品頭論足的/認清了/當不成藝術家/也別被評論奴役 /冰冷的解剖/拜託放了那個作品/真實去感受/它才是真正的存在」

他媽的!那我為什麼還要用文字,寫這麼多幹嗎?

好好地感受它,不就好了!

關於作者

Beats

本帳號將會代表Taiwan Beats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台灣流行音樂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