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ykee專欄/關於半套的遐想

0
Photo via David Zellaby@Flickr

Photo via David Zellaby@Flickr

除了身為半套的 DJ 之外(蠻久沒演出了),我本身也是一個半套的乙組棒球隊員(蠻久沒參與練球了)。之前電影《KANO》準備開拍時,隊友林志儒導演有次練球時問大家有沒有興趣應徵片中的棒球選手?說實話我們球隊算底子不錯,但是七字頭的隊員們差不多都剛享受完了全套青春,雖然還不到所謂的中年,全隊仍然沒有一個人年齡符合範圍。

後來《KANO》上映我很快就去電影院看了,真不是只有半套的感動啊,因為包括本次為台灣勇奪 U21 世界盃冠軍的曹佑寧在內,《KANO》在球場上的畫面真的是做足全套。劇情、配樂好不好,或什麼皇不皇民媚不媚日,真的看個人解讀,但如果是固定有在看棒球的朋友,一定會發現他們真的不是演演而已,每個人都是動作標準的棒球選手;甚至連飾演教練的日本男星永瀨正敏,親自上陣的擊球姿勢也是完全到位。

坦白講,對一個球迷來說,光是台灣終於拍出這樣一部棒球電影,就相當滿足。但為什麼我們會變得這麼容易滿足呢?因為半套做久了,同樣價錢做全套,誰會不爽呢。你只要看過先前幾部在「國球熱」時推出的台灣棒球片就會發現,每部戲都號稱自己是砸老本洒熱血的全套,結果男主角出場,你看到他們的白皙膚色才發現又是半套的。

因為台灣目前沒有任何的室內棒球場,所以基本上每個球隊的練球如果不是陰天,就完全是在太陽下,所以你看現在黑豹旗青棒賽,除了建中這一類以非科班同學為主的球隊之外,大多數選手都是從小曬到大。所以每次看到這些電影裡的棒球隊主將的膚色,實在是覺得你多少曬個半套也好吧(只曬鎖骨以上還有雙手,或者用塗的也好啊,以前包青天賣座真的不是沒有原因)。

不過半套文化在台灣本來就深植民心了,因為它是一個很功能性、專門解決局部需求的事。

高中時印象很深、到現在都很喜歡的一張專輯,叫《陶喆》(同名專輯),我覺得以當時市場來說是有做到全套 R&B。但大概從此之後,突然超多歌手都變成 R&B,只要唱歌一直轉音的都說自己唱 R&B,打開電台就一直聽到 R&B,一直唱一直聽,雖然很多人還是不太知道藍調是什麼,以及 R 代表的那個字又是怎麼拼。儘管有點尷尬,可是這種半套 R&B 的歌在錢櫃都超多人點,唱片公司也就繼續推出這樣的作品。而這就是 R&B 做半套的厲害,只是你必須要拿捏這個分寸,要是歌好聽但寫的太難唱,到時候就不會有人點。

1477那時候也剛好遇上 Grunge 的金融風暴:就是一個沒想過會爆紅的樂團主唱,沒想過自殺身亡之後幾年之間成為全球搖滾 icon,也沒想過會在台灣出現超多自介是 Grunge(但可能比較像 Green Day)的樂團,然後大家都覺得自己會在 27 歲的時候死掉的心境下所產生的一種風暴。搖滾孩子們的另外一掛就沒有那麼悲傷,因為一個數字開頭的樂團開啓了他們的情歌聽覺體驗,或是感受到在 KTV 也能玩團這樣的樂趣(如能搭配 PS Guitar Hero 遊戲更有實感)。當然數字團絕對不是 55 或 66 啊,你又不會在他們的演唱會看到比個六加上食指的所謂「ROCKER」手勢。而且當今天團在上,怎麼能無視這種搖滾半套比全套還大的經濟效益。

另一件等同政黨輪替的大事情便是《猜火車》。沒見過橫越舊台北鐵道的復旦橋的這輩台北孩子應該不太玩過這個遊戲(如我),可是大家都好愛這部電影,所以週末的派對開始成為一種嚮往這個生活(或遊戲)的精神指標。即便到現在的派對夜晚,仍要聽到 DJ 播放這首主題曲,但是想點播的時候有點困難。朋友說:「不是就叫猜火車嗎?」可是跟 DJ 溝通了老半天,還多等了一首一直唱 Perfect Day 的(快睡著)。最後終於等到了《猜火車》,好嗨啊,這首登登登,讓我想一下 CANDY WALK 怎麼跳喔⋯⋯不過其實我覺得這一塊族群裡最厲害的,除了播下今日諸多新生代 DJ 的種子,也同時在華語音樂裡開枝散葉,例如讓雷頌德成為經典的《眉飛色舞》、台灣天王 DJ Jerry 向國罵致敬的《X 你娘》、所謂電音女神的洗腦跳針神曲,從台北信義區的藍寶堅尼到新竹內灣的砂石車上都能毫無藩籬地不斷傳唱著。這不是白色力量,什麼才是白色力量?

而當你循其本便會發現上述一切的一切文化匯流均是來自於一種對於全球脈動或業界知識水平不加強求亦無須用力卻能獲得近似全部實則局部快感的半套心境。躺著就好,豈不爽哉?

關於作者

Spykee,1981 年生,曾任滾石唱片宣傳、THE WALL MUSIC 活動企劃、Hinoter 映樂誌專欄作者。學生時代短暫玩團之後於傳奇舞場 Spin 開啓 Club DJ 生涯,後自創派對品牌「DANCE ROCK TAIPEI」至今,目前同時經營獨立音樂商店「2manyminds 貳樂號音樂選貨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