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ykee專欄/進行一個所謂朝聖的動作之前⋯⋯

0
photo credit: Toundra via photopin (license)

photo credit: Toundra via photopin (license)

因為家族的關係,我出生即受洗為天主教徒,雖然自己不太進教堂(DJ的週日早上真的起不來),但家族裡長輩相當虔誠,過去還曾與教友們親赴耶路撒冷等聖地朝拜,即所謂「朝聖」。朝聖一舉對虔誠教友來說意義匪淺,試想年事已高的祖母輩一行人舟車勞頓,為自己的信仰飛行十幾小時前往聖地作見證,更有不少教友會在現場流下淚來。

那對於樂迷來說,許多過去得砸重本飛到歐美日等地親臨的音樂現場,近年真是拜文創與展演空間產業蔚為風尚之賜,買了票、搭捷運小黃或客運高鐵就可以圓一個心願,更多所謂忠實樂迷亦以朝聖稱之。

然而這類似一種「在家附近巷口遇到偶像」的微朝聖舉動,其實又不是那麼自然。比方說,若你曾站上過搖滾演唱會舞台或派對的DJ台,從觀眾正面向下看,很容易會發現一件事:台灣人在音樂演出現場不太跳舞的。

此處所言跳舞並非社交舞或街舞等具有固定技巧動作的跳舞,而是過去在戰時日本「禁舞法令」裡所言,對於「對於音樂節奏進行重複而具有律動的動作與行為」這件事;簡單來說,就是單純地隨著音樂節奏打打拍子,擺動身體。

這樣的跳舞,經國際經驗法則認證,是人類與生俱來可與音樂產生互動與共鳴的方式裡最簡單的一種,但在台灣卻比改善一個城市的汙水處理系統還要難。而如此的事實,與「朝聖」兩字之間撲朔迷離的微妙距離,從宣傳期就開始。

以下大概為目前演唱會活動公布做兵棋推演:(以下為設計對白)

某主辦單位上傳了一張照片:
「樂迷引頸期盼!首次台灣公演!2 月 30 日早鳥開賣!」
(200+ 讚、20+ 分享)

某意見領袖(1)分享了某主辦單位的照片:
「已哭!」
(250+ 讚、15+ 分享)

某意見領袖(2)分享了某主辦單位的照片:
「blahblahblah!(該團經典曲的一句歌詞)」
(120+ 讚、10+ 分享)

某網路媒體分享了某主辦單位的照片:
「2 月 30 日!他們終於來了!搖滾迷絕對不能錯過啊!」
(300+ 讚、30+ 分享)

某某某透過某意見領袖(1)分享了一張照片:
「阿阿阿阿阿!這不能不去潮聖啊!(錯字)」
(40+ 讚、5+ 分享)

臉書的部分大概是以此方式進行擴散,而於此同時,主辦單位對於票數仍在焦頭爛額,因為早鳥票截止時,通常售票數為達標數(打平成本或微微小賺)的一至三成。另外對比正面的「朝聖」之聲不絕,質疑票價的聲音也會隨著宣傳程度越來越多,因此之後的宣傳與曝光策略就端看藝人本身的吸引力,以及主辦單位的手腕與造化了。

就這樣,經過了宣傳期,來到了演出當日。人數上若是真的被視為朝聖等級的演出,其實不至於比預期差距太大,但大多數時候從舞台望去,現場的情況幾乎可分為這樣幾類:

面對暖場團或暖場 DJ 以就地而坐之姿並面帶無聊倦容的人(約佔三成)。
一整晚到處進行你好我好大家好的競選拜票活動的人(約佔兩成五)。
羞澀地左顧右盼害怕在乎旁人眼光而無法跳舞的人(約佔三成五)。
只透過點頭點腳以蹬鞋(shoegaze)風格微微顫動的人(約佔六成)。
以評審之姿嚴謹地盯著台上演出而不動如山的人(約佔四成五)。
重複拿起手機拍攝與低頭鍵擊螢幕兩個動作三次以上的人(約佔七成五)。

這時還有一些人看著看著總覺得怪怪的,憶起在 YouTube 上看到的畫面似乎不是這樣。「啊,那是在螢幕上看到,或是曾在國外現場看過的,持續一邊跳舞一邊合唱同時笑中帶淚的人。」他們邊跳邊想著,也會轉頭看看在哪邊有這樣跟自己一樣忽高忽低的躍動身影,找到了的時候,會很開心。而事實上,這樣持續與音樂產生互動的群眾裡面,除了今晚演出藝人的忠實粉絲,有很多人其實是第一次聽他們的現場。雖然聽著沒聽過的音樂,但這只是一個單純享受音樂的夜晚,所以跳舞便是享受的方式。

這其實讓我想到日本或歐美的飲酒文化這件事。一般是在工作之後的返家路上,跟同事找間酒吧坐坐,舒緩一下今日的忙碌或是聊聊在公司不能說的事,而日本人亦有泡完熱水澡開罐啤酒來助眠這樣的做法。在台灣你不會看到這種習慣,所以很多時候大家約喝酒都是累積了一段時日要來一次爆發:「欸今天要不要喝一下~」意思就是要拼到掛——以一種「朝聖」的心情來喝。

拼酒要如何成為品酒我不知道,但是說真的,你其實不用等到國外大咖來才跟著一起轉貼起鬨,然後在現場打完卡,卻讓身體對著音樂發呆。
也就是說在「進行一個朝聖的動作」之前,不妨先「熟悉一個上教堂的節奏」吧,在台灣,每週都有很多「地方的音樂演出需要群眾」的,

關於作者

Spykee,1981 年生,曾任滾石唱片宣傳、THE WALL MUSIC 活動企劃、Hinoter 映樂誌專欄作者。學生時代短暫玩團之後於傳奇舞場 Spin 開啓 Club DJ 生涯,後自創派對品牌「DANCE ROCK TAIPEI」至今,目前同時經營獨立音樂商店「2manyminds 貳樂號音樂選貨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