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江美琪/人只要輕鬆自在,做什麼事情都合理

0

小美今年 9 月底於 Legacy Taipei 專場演唱會上深情獻唱。(圖 / 索尼音樂 提供)

自 1999 年以《我愛王菲》一輯出道,十餘年歌手生涯對江美琪(小美)而言最重要的是,作品為她累積人生。她說,現在回頭聽以前的專輯,第一次進錄音室的感覺、人生經歷的重要過程,全都重回眼前。

睽違兩年多帶著新作與歌迷見面,現在的她,身份不只是歌手,也步入婚姻,成為兩歲男孩的母親。新作《親愛的世界》再次為她的人生寫下新頁,以前的小美唱〈親愛的你怎麼不在身邊〉、〈路人〉等溫暖情歌,但這回她說:「愛對現階段的我而言,不只有愛情。」

江美琪睽違兩年多的新作《親愛的世界》,不只有情歌,也試著處理各種愛的心情。(圖 / 索尼音樂 提供)

學會面對遺憾,珍惜獨處時光

談起新專輯裡的歌曲,無論背後的故事是悲是喜,經歷時間的洗滌、有成熟的姿態面對後,小美皆能從容帶過。十幾年前父親因病驟逝,在此前爭吵、來不及與父親道歉,一直是小美心中的遺憾。但現在的她懂得換個角度思考,對往事釋懷:「我常在想,我們一生中到底留下多少遺憾?既然這些遺憾無法改變,在心裡變成沉重的傷痛,那我們可不可以用另一個方式弭平,去祝福失去的那個人?」於是,作詞人兼小美的好友葛大為,將這段故事化為〈看不見的星星〉,小美將這首歌送給天上的父親,以愛敘說最深祝福。

在消化情緒、與自己和解前,需要先學會如何獨處。小美過去曾在自己的專欄上寫過談「獨處」的文章,她認為:「每個人都需要時間安靜下來,聽聽自己心裡的聲音,才能繼續往前進。」新專輯因此有了〈跟自己說話〉。有趣的是,〈跟自己說話〉其實原先應是名為〈綠園道的午後〉的鋼琴演奏曲,作曲者是盲眼鋼琴家黃裕翔,小美分享起與這首歌相遇的過程:「我那時受黃裕翔邀請去聽他的鋼琴演奏會,聽到這首歌時非常喜歡,心想:『演奏曲可以變成流行音樂嗎?』在我和製作人小碩(蕭賀碩)討論後,決定試試看。」

最溫暖的一輯,只寫有感覺的歌

黃裕翔的琴聲溫暖的,一如小美的歌聲,兩者搭在一塊兒緊密和諧。《親愛的世界》跳脫了談愛情的框架,談親情、談青春友情(如〈追雨〉),是小美出道以來調性最溫暖的一張作品。提到這次專輯的兩位製作人,小美說:「建騏老師和小碩都是非常溫柔的人。」說完後莞爾一笑,彷彿回想起合作過程,兩位老師的細心與包容。蕭賀碩除了是製作人也是歌手,在小美時隔兩年多,再次踏進錄音室時,特別能理解歌手因久未錄音容易緊張的情緒,因此慢慢引導她,讓她較能放鬆唱歌。陳建騏則因有劇場音樂製作背景,擅長掌握唱歌口氣,小美說,他總能將歌曲畫面描繪得鮮明立體,讓歌手很快抓到詮釋歌曲的感覺。這次在專輯製作上,小美選擇相信專業,也盡量不給自己太多限制,「有時候唱歌久了,你會有既定的唱法和想法,我希望透過別人的角度看看我還有什麼可能。」

除了唱歌,小美也曾試著創作,上張作品《房間》就是張全創作專輯,讓不少人自然而然認為她正轉型唱作型音樂人,猜測這次也會收錄自己寫的歌。對此她卻笑說:「那時的創作是被逼出來的。」當時她還在種子音樂,老闆在一次聊天時問她,「想不想再繼續寫歌?」只因早期小美曾寫過〈揮霍愛人的耐性〉和〈不速之客〉。回憶當時,小美說,自己是有壓力才有動力的人。被這麼一問,她不由地開始努力創作,最後卻因速度太慢,不知不覺間讓唱片約都到期了。她將這些沒來得及發表的作品帶進新公司,彙整發行了《房間》,因此《房間》並非為轉型鋪的哏。不過小美也留給大家期待,雖然這次的作品《親愛的世界》未收錄創作,但並不代表會放棄創作,她稱自己是「有感覺才想寫歌的人」,要是為寫而寫恐怕難以讓人感動。

我和歌迷像牛郎織女

唱片約在小美的歌唱生涯中可謂一波三折,出道至今,她換過三家唱片公司。若還記得,小美在發行第三張專輯前曾發生「搶救小美」一事:當時的唱片公司宣稱,若第三張專輯未賣破十萬,將終止與小美的合約。為支持小美,歌迷們都卯起來買專輯,最後近乎賣了十五萬張!另外,從《愛哭鬼》到《房間》發行期間,小美也因尋覓下個東家,讓歌迷足足等了六年。臉書盛行後,她總算不會再因暫時沒有作品發行而消失在歌迷面前,不僅常在專頁上與歌迷互動,近期也玩起交換日記。談到自己與歌迷的關係,小美笑說:「我們簡直是牛郎和織女。」雖見面總需相隔許久,甚或遙遙無期,不過一旦相聚,雙方都會非常珍惜。

雖然音樂路迭有波折,卻無損小美與歌迷之間的親密情感。(圖 / 索尼音樂 提供)

她回想起前陣子才剛結束、睽違兩年多的演出:「在 Legacy 表演完後覺得很不捨得,因為當下真的開心,在台上感覺就像跟歌迷話家常,除了唱歌,也聊聊生活、開開玩笑。」這次她開口唱歌的心情也不一樣了,現在站在台上感覺更自在、輕鬆,跟台下歌迷就像朋友,「我覺得人只要在輕鬆的狀態,做什麼事情感覺上都還滿合理。」

現在的小美活得輕鬆,回首過去遭遇的不順利,小美說:「我覺得這些都變成我心中很多的回憶跟感謝。」無論是《親愛的世界》強調包容的主題,抑或小美在當中的歌聲,成熟圓融的特質顯而易見。訪問結束前,我打趣地提了最後一問:《親愛的世界》與〈親愛的你怎麼不在身邊〉之間有沒有什麼關聯,「親愛的」三字是否會成為你的招牌呢?她愣一愣後笑出聲來,並答:「一切純屬巧合。」

關於作者

Jessie C.

「Music Talk 音樂慢慢說」部落格撰文者,書寫音樂的年資不及聽音樂的 0.06 %。太晚發現音樂即人生,也太晚發現「人其實一輩子都離不開自己十八歲時聽的音樂」,於是只好左耳聽台灣小清新、右耳聽黑人 R&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