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 Pentaport 仁川搖滾音樂節策展人 Tommy Yoon:音樂節最終將回歸「慶祝」的本質

0

前年(2015),有部名為《仁川搖滾小情歌》的電影上映,雖然對劇情沒有留下深刻印象,但當中所試圖傳達的音樂節現場,台上、台下的熱情,及在夏日艷陽下盡情跑跳、歡呼的熱血,令人記憶猶新。電影的舞台「Pentaport 仁川搖滾音樂節」是韓國第一個國際音樂節,也是歷史最悠久,唯一由政府資助的音樂節。雖然剛成立不久時,Pentaport 是韓國唯一,但陸陸續續有許多新的音樂節加入戰場,大多卻難以維繫、不幸倒閉。而 Pentaport 之所以能歷久不衰,擁有 12 年的歷史,自有其應對市場的方法與原因。

臺北流行音樂中心於 9/25、26、27 連續三天舉辦「向世界發聲的進擊之路——音樂節與演唱會策展實務工作坊」,其中便邀請到 Pentaport 創辦人兼策展人 Tommy Yoon 擔任講師,藉此機會,我們也請他分享經營大型國際音樂節的實戰經驗。

問:請問在籌辦 Pentaport 的過程中,學到最重要的經驗是什麼?

答:我非常喜歡音樂節,每年都會造訪世界各大音樂節,如:Coachella、Glastonbury⋯⋯等。當有機會和這些音樂節籌辦者聊天,他們一定會和我分享的是:辦音樂節每年都能學到新事物。因為世代、音樂風格和觀眾都會不斷改變,且每個人都會成長。當參加音樂節的人年紀逐漸增長,對音樂節的期待就會有所不同,想聽不同類型的音樂、不同的樂團,因此 Pentaport 不只關注年輕世代。

Pentaport 通常在週五、六、日連三天舉辦。第一天,我們安排經典老搖滾樂團演出,例如天蠍合唱團(Scorpions),所以週五來參加音樂節的大多是家庭或年紀較長的觀眾。第二天則安排年輕世代喜歡的樂團,而週日就是綜合兩者。

音樂節最重要的是,讓每個人都能玩得盡興,但這件事卻非常難做到。有時人們可能抱怨:「Pentaport 就只有搖滾樂,為什麼不請 DJ?」我們必須照顧到不同類型的觀眾,所以過程我學到最多的是,如何讓觀眾感到滿足,因為沒有觀眾,就沒有音樂節。

「Pentaport 仁川搖滾音樂節」創辦人兼策展人 Tommy Yoon 在臺北流行音樂中心舉辦的「向世界發聲的進擊之路——音樂節與演唱會策展實務工作坊」擔任講師。(圖 / 臺北流行音樂中心 提供)

問:Pentaport 至今是否曾經歷重大瓶頸或轉型?

答:每年我們都會面臨很大的挑戰,尤其是財務方面,資金來來去去,且邀請歐美樂團演出的費用非常高。記得很久以前,我們曾邀請謬思合唱團(Muse),那時大概要價幾十萬(美金),現在邀請他們演出一場已超過百萬。

價碼變高的原因是,像 CJ 和現代汽車這類的韓國大型企業,都曾舉辦自己的音樂節,並在不瞭解市場行情的狀況下以高額演出費邀請樂團,造成歐美樂團對韓國的印象是:「演出價格很高,比在美國演出還高,所以我們一定要到韓國表演。」這些大公司破壞了市場的平衡,為 Pentaport 創造了艱難的處境。

舉例來說,假如某組樂團的演出費通常是 10 元,這些大公司開出的價碼是 50 甚至 100 元,樂團當然會選擇價格更高的音樂節。而即使當這些大公司因耗費太多成本邀請藝人,導致音樂節賠錢、停辦,樂團的市場價格也不會再回來,這就是我們目前必須面對、處理的狀況。

問:Pentaport 舉辦已逾十年,您認為一個音樂節發展成熟的指標為何?

答:具備永續發展的能力。不只是 Pentaport,對所有音樂節來說,要年復一年、持續舉辦都非常困難。雖然音樂節表面上看起來很光鮮亮麗,但背後要下的苦工、做的努力很多。若就財務而言,維持一個音樂節需要投入非常多資金,雖然我們看起來創造了很大的收益,但相對我們每年也必須投入非常多成本。所以能夠生存下來的音樂節,就是成熟的音樂節。

問:為維持音樂節穩定的品質,您認為音樂節的哪些部分需倚靠外部專業,哪些部分應培養自己的團隊?

答:籌辦 Pentaport 的公司(Yescom Entertainment)有個優勢,讓一切作業由公司內部包辦(in-house)。假如你把很多東西交給其他公司,他們可能不瞭解音樂節,只有在 Pentaport 工作的人瞭解 Pentaport 的一切,如此才能將事情安排妥當。但音樂節要能做到 in-house 需要時間,剛成立的音樂節通常都需要將很大部份的工作外包,而當公司、音樂節的規模越來越大,就能擁有自己的製作公司。像 Pentaport 就有自己的製作團隊,負責所有燈光、音響。不過,這對音樂節來說並不常見,因為大部份的音樂節都會將製作外包。

目前 Pentaport 唯一不是由公司內部負責的部分,是志工能協助完成的工作。音樂節現場需要太多人力,我們有超大的露營地要管理,所以我們通常會開放一、兩百名對音樂充滿熱忱的志工到現場幫忙。

「Pentaport 仁川搖滾音樂節」創辦人兼策展人 Tommy Yoon。(圖 / 臺北流行音樂中心 提供)

問:Pentaport 自 2010 年開始與 Summer Sonic 合作,請問目前合作方式為何?

答:我們和 Summer Sonic 合作的主因是,日本離韓國僅一、兩個小時的行程,而當歐美音樂人來到亞洲,也不會只想在韓國或日本做一場演出,他們會希望能在不同地區表演。

無論是日本的 Summer Sonic 或 Fuji Rock,我們都曾試著要一起舉辦音樂節,也聊過許多想法,但最終的結論是,將合作重點放在藝人共享,其餘部分保持各自音樂節的特色與自由。

通常 Pentaport 會在 Summer Sonic 開始的前一週舉辦。每年音樂節準備開跑時,我和 Summer Sonic 的策展人清水直樹會一起討論,哪些藝人適合 Summer Sonic、哪些適合 Pentaport。雖然我們和 Summer Sonic 的合作部分僅有藝人的部分,但當遇到不同的音樂節,情況可能不同。例如,我現在正在和 Coachella 洽談,或許就會產生新的合作方式。

問:Pentaport 計畫未來有機會與臺北流行音樂中心合作嗎?可能的合作方式為何?

答:台灣距離韓國也是僅兩小時的行程,和日本與韓國的距離相近,且台灣和韓國在文化上有許多相似之處。我們會先進行調查,瞭解可以合作、一起建立的項目是什麼。但據我所知,臺北流行音樂中心很希望能舉辦一個國際音樂節,關於這方面,我們很有經驗,且 Pentaport 也是一個受政府支援的音樂節,因此我們希望能與台灣合資。目前的想法是,可能成立 Pentaport Taiwan 或另一個台灣自己的音樂節,而我們從旁協助。

問:承上,未來打算和台灣本地的音樂節合作嗎?

答:當然,但要看音樂節的個性是否接近,且該音樂節一定也要是國際音樂節。或者,我們可以辦一個不一樣類型的音樂節,例如將國際化的部分僅著重在亞洲區塊,邀請韓國、台灣、日本、中國等地的樂團表演。近期我對亞洲的樂團很感興趣,因為現在有太多厲害的亞洲樂團,雖然每年我們都花很多錢邀請歐美樂團演出,但亞洲音樂市場和樂團水準都正在成長。

問:舉辦音樂節已是國際音樂產業趨勢,對於新成立的音樂節您有什麼建議?

答:在這個時代,有非常多各式各樣的音樂節,所以我認為很難在看得見的部分再有什麼創新。我幾乎造訪過世界上所有的音樂節,現在的環境是,所有東西都非常先進,這個世代的人透過網路就能增長見聞、環遊世界,天底下沒有新鮮事。那些舞台上精彩的景象,二十年前的人看到可能會覺得非常驚艷,但現在的人早已見怪不怪。所以音樂節的下一步,我不認為會是再創新,而是在另一個層面上做改變。

我個人的看法是,未來音樂節將會融入更多「以人為本」的元素。在一切數位化、VR 化,科技相當進步且會持續進步的現在,年輕世代已經習慣「科技」的存在。但我覺得這些東西無法持久,所有人最後都會回到最初的狀態,希望觸碰真實的東西、聽見真實的聲音。所以即使是現在的 EDM(電子舞曲),也並不是全採數位化,而是融入越來越多類比的聲音、復古的風格,這是目前在市場賞很受歡迎的音樂形式。而我想,這也可以套用在音樂節上,音樂節不會一直往未來主義、科技的方向發展,它將會慢慢轉變回原本的樣子,例如 Woodstock 或最早期的 Glastonbury,讓人們能盡情享受音樂、慶祝。我覺得音樂節最後會回歸「慶祝」的本質。


Tommy 在訪談中不斷強調的是,音樂節需具備很強的應變能力,因為音樂市場的趨勢與音樂節的觀眾組成隨時都在改變,每年必須花費非常多時間做足研究功課,才能成功辦出最符合當年狀況與市場需求的音樂節。音樂節也不單止是追求 sold out 這麼簡單,流入的資金多,所需投入的成本也高,要獲利並不容易。此外,Tommy 提到未來音樂節將回歸本質的觀點,也十分有趣,復古的風潮除出現在年輕人的服裝、黑膠唱片與紙本書等物件復興外,最終似乎也將吹向位於產業前端的音樂節。

關於作者

Jessie C.

「Music Talk 音樂慢慢說」部落格撰文者,書寫音樂的年資不及聽音樂的 0.06 %。太晚發現音樂即人生,也太晚發現「人其實一輩子都離不開自己十八歲時聽的音樂」,於是只好左耳聽台灣小清新、右耳聽黑人 R&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