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瀰漫咖哩香的「月見ル君想フ」主理人寺尾 Budha:台灣的音樂很 Mellow!

0

寺尾 Budha 與他一手建立的台日獨立音樂交流據點,「台北 月見ル君想フ」。(攝影 / 曾日進)

座落於台北大安區潮州街的小店「台北 月見ル君想フ」,是一個結合餐廳與 Live House 的複合式空間,一樓可品嚐日本主廚的特色香料餐點,地下室則可欣賞到台、日兩地「溫柔派」的獨立音樂人演出。

一進入店內,店主人寺尾 Budha 已在一張四人桌前坐定,就著電腦處理事情。他開口以帶著日文口音的中文和我們打招呼,語氣十分靦腆、溫和。或許在異地的人皆如此,說起外國語總是收斂起性格,謙虛地希望身邊的人能多多擔待。

「台北 月見ル君想フ」雖然是為了音樂而成立,但在美食上也毫不馬虎,南印度咖哩與塔可飯均是網友一致好評的招牌料理。(圖片來源:「台北 月見ル君想フ」官網)

獨立策劃演出的必要條件

來台前,寺尾原在東京青山的月見ル君想フ擔任節目企劃,約七年前,公司開始接到台灣獨立樂團投遞的演出合作詢問。他回想起當時亞洲市場的情況:「那時獨立樂團要到國外的 Live House 表演,大多要主動透過 email 聯絡,自立自足地接洽這些事情,幾乎沒有幫忙接洽國外演出的 promoter(演出策劃)。」當時在日本所有非 J-pop 的音樂類型中,唯獨世界音樂有 promoter 這樣的角色存在。寺尾解釋:「這種較有文化性的音樂,比較好推廣到其他國家。因為譬如同樣都是搖滾樂,日本跟台灣的搖滾可能只是歌詞不一樣。」以台灣為例,最具代表性的世界音樂是原住民音樂,而這也正是寺尾先生認識的台灣音樂的起點。

由於對亞洲各國的音樂場景都很感興趣,加上工作上接觸到許多台灣獨立樂團,寺尾於是來到台灣,走訪各表演場地。期間,他發現了許多有趣的樂團,也瞭解台灣音樂場景的概況。但身為一個獨立的 promoter,寺尾很清楚,若在一地沒有自己的表演空間,想單打獨鬥地推廣音樂,或協助自己喜歡的台日樂團舉辦演唱會,都很不容易。於是 2014 年,他決定在台灣開設「青山 月見ル君想フ」的分部「台北 月見ル君想フ」。

台日解析:場館、樂團和觀眾有什麼不同?

據寺尾對台、日兩地眾多 Live House 的觀察,以及自己在台經營音樂場所的經驗,他認為台、日 Live House 最大的不同是經營態度、方式和觀眾的組成。

「日本的 Live House 競爭非常激烈,大家都很努力經營,和台灣不太一樣。譬如說器材管理,雖然因競爭的關係,台灣現在改善很多,但以前到台灣的 Live House 可能會發現,即便銅鈸已經裂開,大家還是照常表演。這件事如果發生在日本,可能會成為致命的缺點。」另外,日本 Live House 的收入大多依靠酒水支持,佔總收入的 20~40%,觀眾入場除須持票外,還須強制低消一杯飲品。但台灣 Live House 目前大多沒有這樣的規定,收益仍主要來自於售票。而過去,日本也曾經歷 Live House 的噪音問題,所以觀眾入場後,禁止自由進出,不像台灣只要蓋個手章,就可以隨意活動。這樣的做法除方便場館管理觀眾,也能避免觀眾從外面攜帶飲品入場,影響 Live House 收入。

而關於觀眾的組成,寺尾的觀察是:「台灣大多是三十歲以前的學生、自由業,或是還在追逐夢想的人,三十歲以後的觀眾很少。」這與市場上的樂團年齡有很大關係。由於日本樂團的數量比台灣多很多,三十、四十、五十歲的樂團都有,因此觀眾的年齡分佈也相對廣。寺尾認為,造成差異的主因是社會文化。「台灣人和家族的關係比較密切,所以容易會受到家族或傳統想法的影響,認為玩音樂是不正經的工作。但在日本,成年以後就是一個獨立的個體,雖然家裡也會對子女的工作有所期待,但沒有這麼大的影響力。」因此在台灣,樂團解散可能源於家庭與社會的壓力,而在日本,激烈的競爭,才是危及樂團存亡的關鍵。

此外,提到台、日的音樂風格,寺尾覺得台灣的音樂比較溫柔、溫暖(mellow),因此「台北 月見ル君想フ」主推的也是這類型的音樂居多。大多時候,寺尾會在此為台灣音樂人安排演出,偶爾也會引介日本同類型、風格的樂團、音樂人,促進台、日「溫柔派」音樂交流。

「台北 月見ル君想フ」舞台布幕上的大月亮投影,總是讓演出多了一份浪漫溫柔的氣息。圖中為民謠團體黃婕 x 林孟萱。(圖 / 台北 月見ル君想フ 提供)

以「月見ル君想フ」為中心的 Side Project

除了經營音樂場所,2016 年底,寺尾成立了自己的廠牌「大浪漫唱片」,為台灣獨立音樂人在日本發行作品(如:落日飛車、雀斑樂團),也為日本獨立音樂人在台灣發行專輯(如:Never young beach、青葉市子等),並置於「月見ル君想フ」店內販售,也協助上架到各大唱片行。關於大浪漫唱片最特別的是,目前廠牌下的所有作品大部份以「卡帶」的形式發行,未來也將會以發行卡帶為主。寺尾認為:「現在無論是 CD 或卡帶,都是在賣音檔,因為大家永遠都會把音樂丟到電腦裡面聽。」(大浪漫唱片所發行的卡帶,均附有數位下載連結。)但相較於 CD,寺尾覺得卡帶更小巧可愛,且對於想讓自己的作品以類比溫暖音色呈現的樂團,製作卡帶的成本也較黑膠低。

在寺尾開始經營廠牌前、「台北 月見ル君想フ」開幕隔年,他已開始在自家店面前的巷道舉辦「潮州街音樂節」,與街道週邊、在舊時日式風格建築底下營業的店家合作,邀請樂團前往演出。每到秋天,適合散步的季節,大約就是潮州街音樂節舉辦的時候。今年是潮州街音樂節第三屆,將於 10/21 為大家帶來一整天的散策規劃。除和往年一樣有台、日溫柔的音樂演出、市集、講座等,今年也將延續地區性的音樂交流活動,邀請位於日本關西神戶塩屋地區,以「一邊行走、一邊演奏」為特色的「塩屋樂隊」參與演出,為台灣的聽眾帶來將神戶塩屋地區的特色音樂。

為台、日音樂交流花費許多心力的寺尾,不但成立音樂表演空間、創立廠牌,也籌辦音樂節。訪談結束前我不禁好奇問:「是否還有力有未殆的心願?」他答:「接下來,希望能跟更多廠牌合作。」此外,「大浪漫唱片其實還有自己的網路媒體,希望未來有時間能好好經營,我們想成為台、日獨立音樂交流最完整的平台。」而身為聽眾,我當然還是最期待,未來寺尾能繼續將更多優秀的日本樂團演出和專輯作品,引介至台灣。

在「台北 月見ル君想フ」的一角,陳列許多台日獨立音樂專輯,其中不少都是「大浪漫唱片」發行的卡帶。(攝影 / 曾日進)

關於作者

Jessie C.

「Music Talk 音樂慢慢說」部落格撰文者,書寫音樂的年資不及聽音樂的 0.06 %。太晚發現音樂即人生,也太晚發現「人其實一輩子都離不開自己十八歲時聽的音樂」,於是只好左耳聽台灣小清新、右耳聽黑人 R&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