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sic ally 專欄/區塊鏈究竟能帶給音樂產業什麼幫助?

0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 此文授權轉貼、翻譯、改寫自 music ally;翻譯 / Eli.C

近來,只要稍具規模的音樂產業會議,必定會舉辦以區塊鏈為主題的論壇,做為業界龍頭的坎城國際唱片節(Midem)自然也不例外,今年六月初在坎城舉辦的版權高峰會中便邀集各方菁英,探討這項可能定義音樂產業未來的科技發展。該論壇由專精於數位媒體的律師 Sophie Goossens 主持,版權公司 Bailer Music Publishing 執行長 Benjamin Bailer、法國版權協會 Sacem 專案暨創新總監 Xavier Costaz、區塊鏈科技公司 Dot Blockchain 執行長 Benji Rogers、區塊鏈新創公司 Jaak 的創辦人 Vaughn McKenzie 以及音樂基金會 Mycelia 的研究主管 Carlotta de Ninni 參與討論,給予聽眾不同的觀點。

主持人 Sophie Goossens 首先稍微解釋基本的科技術語:區塊鏈是一種由眾多參與者共同維護的資料庫,資料的更新與否仰賴共識機制,並透過複雜的加密來確保這些修改是無法被竄改的。Sophie Goossens 表示:「區塊鏈運作會耗費一些電力,這大概就是區塊鏈的運作成本。」她也提到當中採用的智慧合約,說明當一個程式裡預先編好的條件被觸發時,能自動執行相應的合約條款。執行過程不會有停機、審查、詐騙或第三方干預的情況出現。

Carlotta De Ninni 提到她所任職的 Mycelia 這個基金會,她表示:「這是由一群職業音樂人、樂迷以及科技夥伴組成。」最初 Mycelia 是由音樂人伊莫珍希普(Imogen Heap)所創立的。她繼續說道:「我們像是藝人的代言人,在各種新發展及議題上替他們發聲。我們視自己為研究員,不論是對科技或區塊鏈,都抱持中立態度。目前,我們專注於研究智慧合約的應用。除了資料庫本身,我們著重更多在酬勞、透明度,希望能發展一個以藝人為中心的生態系。」

區塊鏈新創公司 Jaak 的創辦人 Vaughn McKenzie 表示:「區塊鏈本質上象徵著一個新網路的誕生。回想 1995 年時,網路出現了,而我們花了 20 年,才找到網路生態下最理想音樂商業模式,也就是串流。現在區塊鏈出現了,我們得為媒體與音樂建立新的商業模式。」Benji Rogers 用 Google 文件來形容區塊鏈,所有被邀請的用戶都可以修改文件,所有更動都會留在紀錄裡。「Google 直接保存 Google Docs 上的任何資料,但區塊鏈對於任何變化都會要求回應。也就是說,假設我在區塊鏈系統下,對一個我擁有的作品發出所有權聲明,假設這個要求會寄給某人,而他會有三個回應的選擇:第一:同意;第二:不同意,第三、不理會,也等同默認。區塊鏈的好處就是,你不能忽視這些要求,因為忽視只是等同於默認這個修改或聲明是事實。以區塊鏈為架構的系統,能強制各方的合作,不管你是否喜歡,它的確間接達到流程去中心化、透明化。」

今年六月初於坎城國際唱片展(Midem)舉辦的區塊鏈與版權論壇。左起:主持人 Sophie Goossens、版權公司 Bailer Music Publishing 執行長 Benjamin Bailer、法國版權協會 Sacem 專案暨創新總監 Xavier Costaz、區塊鏈新創公司 Jaak 創辦人 Vaughn McKenzie、Mycelia 研究主管 Carlotta de Ninni、區塊鏈科技公司 Dot Blockchain 執行長 Benji Rogers。(圖片來源:music ally)

Benjamin Bailer 提供了兩個思考方向。他說:「若一個新作品是初次被錄製,則錄音檔裡除了音樂,還會包含各項資產所有權人的資訊。若未來有任何一項資訊改變,這組資訊會被重新確認,這樣挺不錯的。」但另一方面,人們得思考怎麼處理既有的數百萬個檔案:即便都是同一首歌,卻登記在眾多的所有權人與協會下。他說:「因此,過去的資料量很大又很繁複,造成目前要處理時,很難去分辨究竟誰真的擁有所有權,讓版權公司很困惑。」Vaughn McKenzie 表示同意地說:「區塊鏈是一種連接資訊的方法,因為目前遇到的問題,就是資訊沒有連結……而這正是音樂版權問題的核心,這正是音樂產業需要專注解決的部份。」

Carolotta De Ninni 提出過去全球歌曲資料庫(Global Repertoire Database)因各方不積極配合而被迫暫緩的擔憂,但也說明了區塊鏈給予藝人的機會。她表示:「以後設資料(metadata)為例,如果真有辦法建立一個如此龐大資料庫,它能帶來的功效不僅僅是明確記錄了作品各部份的所有權,讓我們知道怎麼拆帳,它更能讓藝人、代理人了解相關的權益,讓他們知道有了這些資料反而可以帶給他們更多收入……有很多新的音樂應用能創造新的收入來源。」

Benji Rogers指出,現今的藝人得將自己的著作權交給一群管理者或是協會,對於自己的音樂以什麼形式發行並沒有控制權。他表示:「一直以來,藝人們將自己的權利交給大公司,希望他們能夠提供協助。但藝人卻無法在作品裡表明『自己是誰』。若一個作品能安全地受區塊鏈維護,則智慧歌曲、智慧資產的概念,影響力將會變得強大。」

Sophie Goossens 接著問到認許區塊鏈(permissioned blockchain)及公共區塊鏈(permissionless blockchain)的差別,及它們與音樂產業的關聯。Vaughn McKenzie 表示:「公共區塊鏈這名稱其實有點誤導。就如同網路剛出現一樣,各個公司第一件想做的事情是建立內網。但你會發現整個想法已經大幅改變了,我們不再覺得 Slack 這個即時通訊軟體是內網,我們會認為 Slack 是一個使用網路來運作的應用程式。即便它是在一個完全私人的環境運作,但其實也可以是公開的。」他的意思是,區塊鏈科技也是同樣道理,可以是公開的,也可以是需要許可的。共同擁有的人希望是公開的,就是公開,反之亦然。同時,Benji Rogers 認為公開的區塊鏈對於配樂授權幫助很大,但對於那些需要處理授權費用的協會、組織來說,它們使用認許區塊鏈比較好,有助於保護資料的隱密性。

Sacem 的 Xavier Costaz 說,他們本身是使用認許制系統,一方面的考量是安全性,另一方面則是針對不同需求的夥伴,它們才有辦法授權不同的許可。Carlotta De Ninni 提到了伊莫珍希普曾使用過一個小規模公共系統的經驗,但表示這並不一定適合每種用途。她表示:「如果我們想得深遠一點,公共區塊鏈其實很難處理。並不是所有人都願意告訴大家自己賺多少。你覺得碧昂絲會公開唱超級盃商演的收入是多少嗎?所以認許區塊鏈在這部分就很有幫助,並沒有要刻意隱藏,但只分享給特定的人知道。」

區塊鏈萬一被駭客入侵,該怎麼辦呢?過去曾有一個叫 The DAO 的專案被駭的醜聞,許多比特幣機構也因經歷過類似事件而登上頭條。對音樂產業來說,區塊鏈有什麼風險呢?Benji Rogers 說:「用 The DAO 被駭來當例子其實不太正確,不論是只有 19 台或是有 20000 台電腦在維護區塊鏈,你都必須要同時駭進所有電腦,才能真正的把區塊鏈擊垮。我們前進的腳步要比駭客還快,我不認為音樂產業有這麼多時間來等一切都變成完美,凡事都會有風險的。若你使用的區塊鏈是結合私人與公開的話,那駭客要入侵兩層更困難。」Xavier Coztaz 部分同意,他表示:「因為有風險,所以我們更要注意,加快腳步,但隨時保持警戒。」他也認為,這是為何 Sacem 比較傾向使用認許區塊鏈。Benji Rogers 則提到,如果要談網路安全問題,更該擔心的是是否有人會入侵 Amazon 的主機,而非駭進區塊鏈的系統。」

討論回到區塊鏈的效益,Benji Rogers 補充:「音樂產業的營業成本非常高,而區塊鏈的其中一個功效便是降低信任成本。今年已經是 2017 年了,如果一個虛擬實境公司想要使用一首歌,它們必須到處致電給相關權利人,這是非常荒謬的。我們必須要改變這種狀況。剛開始的確會很混亂,但沒關係,因為混亂更能刺激創新。區塊鏈最棒的部分就是它讓一群人願意共同解決一個很困難的問題。這是很令人興奮的。」

關於作者

Beats

本帳號將會代表Taiwan Beats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台灣流行音樂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