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 J.Sheon/聽感至上,就是要直搗你靈魂深處

0

(圖 / 索尼音樂 提供)

翻開 J.Sheon 同名專輯《街巷》,最引起我注意的是歌詞本其中一個摺頁畫著疑難排解四步驟:Step 1,取出 CD;Step 2,折斷 CD;Step 3,吃掉專輯;Step 4,拿出智慧型手機開始聽歌。要解決的問題寫在圖畫上方:「若光碟機不見了,怎麼聽這張專輯?」但現在還有多少人使用光碟機?

串流音樂當道已成定局,J.Sheon 不忘在做實體專輯之餘,幽自己一默。喜歡在創作中拿現下流行趨勢開玩笑,是他的特色之一,如以長輩圖為靈感的〈認同請分享〉,或將兒童界 K 歌妖怪手錶主題曲改編成電氣中國風。這些放上 YouTube 的 cover 及少量單曲創作,對 J.Sheon 而言都是不同的練習題,為日後製作完整的作品做好準備。

歌迷就算買了 CD 回家,恐怕還是用手機聽音樂吧!這就是 J.Sheon 獨特的幽默作風。(圖 / Brien John)

充滿 Hip-Hop 魂的 R&B 歌手

新專輯正式發行前,或再更早一點,J.Sheon 真正「開始」音樂創作之前,他的專長其實是視覺創作,大學時期在紐約攻讀數位藝術設計,2013 年回台。「我為什麼會做音樂?」他自問後自答:「因為畫畫、設計做到最後覺得很無聊、沒興趣,所以想做音樂,一直以來我都喜歡聽音樂。」國中時期從 Will Smith 入門饒舌歌曲,之後聽 Wu-Tang Clan、Dr. Dre,再延伸聆聽節奏藍調,不過聽了一圈,到頭來最愛的還是 Hip-Hop。「我以前有個 MSN 帳號,叫做 mynameizrapper,國中的時候其實很想當一個饒舌歌手。」

既然這麼熱愛饒舌,為何不乾脆做張 Hip-Hop 專輯,而是拐彎抹角做「有 Hip-Hop 聽感的 R&B」?「因為 R&B 畢竟是旋律性的東西,容易讓人更有共鳴」,J.Sheon 如此回應。為了在聽眾間達到最大共鳴、打到最多族群,他於是將首張作品的主調定位為一張 R&B 專輯,再融入自己最喜歡、但本地 R&B 音樂中少有的 Hip-Hop 節奏;也由於台灣大多的 R&B 都是軟性情歌,J.Sheon 憑著重度 R&B 音樂聆聽者的身份,藉這次的創作,希望向聽眾介紹此類型音樂更多不同的面向及可能。除此之外,他也觀察到,國外音樂圈在饒舌歌曲中加入旋律的趨勢又流行回來,「以前像是 NellyBone Thugs-n-Harmony 都有加旋律,但後來有一陣子大家幾乎不太加,直到這兩三年 Hip-Hop 才又普遍加入旋律。」

不想當一個只會做漢堡的廚師

為了讓更多人聽見自己的作品,J.Sheon 花了非常多時間研究怎麼宣傳、怎麼下文案,他說自己是「無所不用其極」在做宣傳。「我不想當一個會做漢堡的廚師,但沒有人知道這間餐廳在哪裡。」他記得小時候喜歡上 Hip-Hop 的瞬間,完全沒有理由,僅是看到歌手帥氣的外表、態度和聽起來很酷的音樂就愛上了。因此當他製作這張專輯時,也希望盡可能讓聽眾無論從哪一個面向接觸到作品,都能很直覺地愛上。他藉過去 cover 無數歌曲所練就的和弦敏感度,寫出勾耳旋律,並選擇最愛的 808 鼓機音色製作 beat,但這些音樂上的創作都不是最難的。「我覺得比較難的是歌詞上的音韻。我回台灣後有跟一些饒舌歌手像是 BR、熊仔玩 freestyle,對寫詞的幫助很大,特別在韻腳的排法上。我寫歌詞滿重視音韻的,就是它唱起來的順暢度、它的聽感對不對。」

押韻不是問題,平仄才是難處

我原以為寫中文歌詞在音韻、flow 方面容易遇挫,是因為中文不像英文有連音,所以難以流暢,但 J.Sheon 說:「其實我覺得中文難的是,在不加旋律的情況下會有平仄問題,所以字要選得對。譬如四聲跟一聲就差很多,就算押同韻,聽起來還是會不太順暢。我有時候甚至會選擇接近、沒有完全押到,但平仄一致的韻腳。」為了在聽感上做得更細膩,J.Sheon 甚至連每個字在歌曲裡要呈現出的強度也盡可能照顧到。「有時候我會想要有個 punch 音,可能剛好覺得哪一句的旋律或唱法適合衝出來,我就會在那句裡唱ㄅ、ㄆ或勉勉強強唱ㄍ,讓它有一個子音的聲音。我會根據韻腳、根據我想要呈現的聽感去修改歌詞,讓歌詞除了保持順暢,也可以變得好唱。」

上述都是進階版的填詞技巧,對於最基本的押韻,J.Sheon 早已完全掌握,專輯裡的歌詞幾乎都是至少押雙韻,甚至三韻、四韻,而這些本事都是 J.Sheon 在玩 freestyle 的過程裡練就。不過他說,其實自己在欣賞別人的音樂作品時,並不特別在意歌詞,之所以會對自己的歌詞花心思,他確信地說:「因為我瞭解華人的音樂很重視歌詞。」談話間,你能確實感受到 J. Sheon 的那股自信,清楚明白自己踏出每一步的原因,也因此總是能積極地貫徹實行每次下的決定。

新作分別與呂士軒、陳星翰合作

除獨自埋首創作,J.Sheon 在這次的專輯裡也與其他音樂人合作,其中包括來自台灣本地 Hip-Hop 團體「SmashRegz/違法」的呂士軒,和打造過無數華語流行電音金曲(如蔡依林〈我呸〉、謝金燕〈姐姐〉)的陳星翰

「呂士軒我認識算滿久的,大概 2010 年,他就自己加我 Facebook。」呂士軒 2015 年曾和 J.Sheon 合作一首歌,名為〈Graduation Party〉。「當時我覺得跟他合作很痛苦,可能因為我真的是過動兒,我會一邊看 Netflix、一邊聊 Facebook、一邊寫歌詞;但他是要安安靜靜寫歌詞的人,我跟他工作的模式完全不一樣。但這次〈啵啦〉的合作就還算順利,因為這首歌的主角他也認識,所以一天就把 verse 寫完給我。」」訪談過程中,J.Sheon 不斷轉著手上的指尖陀螺,好像唯有如此,腦袋才能跟著轉動,證明他必須一心多用才能「專心」把事情做好。

J.Sheon 和陳星翰的合作則是第一次。「很多東西是我們一起寫的,可能和他在外面跟正規歌手合作的方式比較不一樣。譬如我說我們來做一首 party 一點的歌,他就做一個大概的 beat,然後我們再一起討論、調整,之後就用這個 beat 各寫各的,比較像是共同創作的感覺。」

整張專輯從序曲一直到10首歌播完,一句不斷出現的「Deep Into Your Soul」已深植聽者腦海,J.Sheon 的做法一如許多饒舌音樂製作人,會在自己的作品中加上固定的一句話作為 producer tag。「其實加這句話沒有什麼深奧的意思,就是覺得這樣子帥,黑人都這樣,那我也要。」什麼都要帥、什麼都要引人注意是 J.Sheon 的風格,而那句歌曲間不斷出現的「Deep Into Your Soul」,正是他試圖宣傳自己、洗腦聽眾的強烈意念:我的音樂好聽到能直搗你的靈魂深處!

什麼都要帥、什麼都要引人注意就是 J.Sheon 的風格。(圖 / 索尼音樂 提供)

關於作者

Jessie C.

「Music Talk 音樂慢慢說」部落格撰文者,書寫音樂的年資不及聽音樂的 0.06 %。太晚發現音樂即人生,也太晚發現「人其實一輩子都離不開自己十八歲時聽的音樂」,於是只好左耳聽台灣小清新、右耳聽黑人 R&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