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法蘭黛/解謎新作《為什麼像個愛情故事,明明我看的是偵探小說。》

0

法蘭黛樂團,左起為鼓手吳孟諺、主唱法蘭、吉他手江鎮宇。(圖 / 法蘭黛樂團 提供)

平日晚間六點多的仁愛路,車潮人流絡繹不絕,南來北往的車燈直射進人們的雙眼,路上所有移動的物體個個躁進又歡愉。下班時間的緣故,行人若不是趕往某處相聚,便是期待著蜷進自己的住屋享受遠離工作的時光,迎面而來的臉孔,神情皆無不尋常之處。我一如往常行走在路上,數步之後,忽然停下,左顧右盼,下一秒步伐一跨,閃進身側的小巷。巷裡沒有街燈,只有房子窗戶透出來的微光,一片漆黑之中,我仍毫不猶豫快步向前,直到看到那間委身住宅區、兀自散發著暈黃光線的咖啡館,四周靜謐且幽暗,隱約察覺從咖啡館滲出的光線微微顫抖,彷若有什麼案件正要展開……。

第一章 盒子裡的秘密

法蘭黛與我約在這間咖啡館,一進門,便聽到店裡正播放著樂團的新專輯。一問之下才知道,這不是店家刻意安排,一切純屬巧合。偵探小說裡,總是因為各種陰錯陽差的巧合讓在場與不在場證明真假難辨,故事的精彩因而鋪展。

法蘭黛樂團的新專輯名為《為什麼像個愛情故事,明明我看的是偵探小說。》,關於這張作品的細節與藏在其中的謎底,在與法蘭黛深談前,握在手中的專輯是唯一線索。這只四方形的小盒子從開啟,到裡面的影像、視覺和歌詞設計,處處充滿窺探、解謎的氛圍。例如照片像是樂團在暗中被人監視、偷拍;第一首和第九首的歌詞莫名遺失;第七首的歌詞是鏡像文字;一個貼上 Evidence(證據)標籤的厚質透明密封袋,裡面疊了幾張碎紙。引人思考的是,當這些線索全部拼湊,解開的謎底會是什麼?就在我腦子不停運轉的同時,法蘭黛其中的兩位成員已坐定我面前,是主唱法蘭和鼓手孟諺。今天的會面,臨走前,我希望盡可能解開關於這只方盒的秘密。

以紅線纏繞的一只神秘方盒,裡頭除了幾張紙條外還有疑似光碟片的物體。(圖 / 法蘭黛樂團 提供)

第二章 融合計畫 Fusion Project

據事前調查,法蘭黛這次的專輯是在名為「Fusion Project」的計畫下進行,與五位來自不同領域的藝術家(視覺設計師方序中、繪畫藝術家王宗欣、服裝設計師蔡宜芬、服裝設計師邱美寧、攝影家黃俊團)合作,並將他們的計畫整個放上了募資平台,原設定 30 萬為目標,最終超出預期達到 100 萬的高標。Fusion Project 無論音樂、攝影、插畫、視覺、服裝的創作核心,皆直指「愛情、偵探、小說」這三個關鍵詞,於是最後得到不同創作者將三個抽象名詞具象化的成品,除服裝外,皆完美濃縮在法蘭黛新專輯的小盒子裡。關於方盒內部的各項細節,還須由法蘭黛為我解開。

「這次專輯照片是黃俊團拍的,我們幾乎都沒有看鏡頭,好像是他在暗中跟蹤我們的感覺,因為偵探電影或小說裡面都有窺探的成分。主視覺的插畫是由王宗欣繪製的,偵探小說裡都會有各自糾纏的愛恨情仇與懸疑感,王宗欣故意讓圖片裡的人物好像都觸碰在一起,但又營造出不知道誰碰了誰的狀態。然後是專輯包裝上的紅線,因為紅線有兩個意義,在愛情裡就是月老的紅線,但在偵探小說裡就是把各個線索連起來的象徵。」法蘭和孟諺輪流向我說明。每位藝術家對於關鍵詞的詮釋、翻譯各有不同,讓整張作品無論從任何切面觀看,都能獲得不同的感受與想像。

究竟是誰在偷偷跟蹤法蘭黛樂團?(圖 / 法蘭黛樂團 提供)

「這次的專輯設計其實有很多玄機,」法蘭補充:「像第七首〈一時脆弱〉是鏡像文字,要用CD的背面,透過反射來看。」而看似遺失的第一首歌詞其實就寫在CD的正面,必須在適當光線角度下,才能逐一讀出(最明顯的線索,反而最容易被忽略)。另外,裝在厚質塑膠袋裡的碎紙條,拆封、黏貼後便是完整的第九首歌詞。法蘭黛這次的專輯之所以充滿互動性,與她和團隊對目前音樂產業的看法有關。「我們一直在想,其實音樂這個產業滿夕陽了,大家都在找方向。音樂的取得已經變得太便利,大家容易做也容易得到,所以我們想找出一個方法可以讓這件事情比較有價值、比較有趣。」

獨獨第 7 首的歌詞被印反了,其實只要拿起光碟片背面一照就能看到正常的歌詞。(圖 / 法蘭黛樂團 提供)

第三章 轉變

音樂內容上,法蘭黛以往的作品,時常讓聽者直接聯想到愛情,但他們表示,其實許多歌曲的創作出發點並不是愛情,例如第一張專輯的〈Every Word〉是法蘭寫給弟弟的歌。新專輯的標題刻意提到「愛情」,就是要與樂團過去在聽眾耳裡難以消除的印象,來個正面對決!「真的令人很困擾,我一直認為各式各樣的情感都是愛,但並沒有每一首歌都在寫愛情。所以這張專輯就覺得:『啊,算了!大家都一直認為我們寫的是愛情,那就全部從頭幹到底,就是愛情!』」彷彿回到樂團在討論專輯主題時的場景,法蘭帥氣決定,要愛情就來寫愛情!

此外,面對創作的心態,新專輯也與過去持相反的態度。法蘭解釋:「以往的作品,我其實比較自言自語一點,音樂上,我們也是比較隨性,沒有考慮太多。這張專輯其實希望跟這個世界多一點連結,而不是困在自己的泡泡裡。我們當然有我們詮釋一件事情的語言,可是我們想要用大家可以聽得懂得語言跟大家對話,讓大家聽得懂我們在講什麼。因為我覺得做音樂嘛,還是跟這個世界的連結性很大。」「……好像年輕的時候都會渴望被世界所瞭解,可是在做的事情明明都是那麼隱諱。現在可能年紀也到了,所以會想要張開雙手擁抱其他人。」沈思片刻,法蘭為樂團的改變下了一個安靜的註解。

第四章 「直接錄音室見!」

對樂團來說,製作新專輯首先面對的挑戰是去年貝斯手哲毓離團,必須調整長久以來習慣的編曲方式,才能完成新作。孟諺分享:「以做這張專輯的執行層面來說,新專輯的貝斯變成有幾首歌是我彈、有幾首江鎮宇(樂團另一位吉他手)彈,有幾首找別人來彈,或者用一些電子、合成器的貝斯編曲。」

除了解決貝斯的問題,樂團也藉此機會改變團員彼此合作方式,綜合孟諺的分享,樂團這次為了要在風格上做出突破,錄音前他們都沒有一起練團、修正彼此的編曲,而是法蘭直接丟給大家她寫好的 Demo,大家各自在家裡準備自己負責的部分,之後直接錄音室見。孟諺認為:「現代很多音樂的製作方法,不見得要在練團室裡面大家真的拿起樂器。」不過沒有事先討論,會不會反而在錄音室因意見不合吵架?「基本上我們不太會意見不合。」法蘭很直覺地解了這題。或許需要樂團長久的信任與默契,這樣的共同創作方式才能成立。「我覺得這其實也是因為樂團對於自己的定位越來越清晰。」孟諺補充,「大家音樂的觸角跟執行力更隨心所欲,也不會有太多本位主義,哪一首歌一定要有真鼓、一定要有真的貝斯,我覺得這樣也滿符合現在音樂各式各樣的潮流,即便是樂團,也不見得每首歌真的一定要做得那麼搖滾樂。當樂團的大家能夠做的事情越來越多的時候,音樂的樣貌就會越來越多元。」法蘭對樂團定位的想法則是:「我們現在在比較像『組合』,大家不會去限制我就是 vocal、我就是 piano,而是我們每個人都可以做不同的事情。」

第五章 法蘭與她的家人

主唱法蘭一直都是樂團作品的詞曲主要創作者,因此樂團作品大多訴說的,都是她的經驗與故事,例如〈多想將一切做得完美〉是法蘭寫給媽媽的歌。「這首歌其實寫的時候年紀滿小的,大概十年前吧,因為年紀小的時候都會覺得,想要把事情做得讓爸爸媽媽為你感到驕傲。但我明明有自己想要成為的樣子,卻又想讓他們快樂,因此困住自己。」

專輯裡最可愛,也與法蘭黛過去風格很不同的歌曲,是最後一首歌〈漏數的羊〉。一開頭,可以聽到一個小男孩用童稚的聲音說:「姑姑我愛你。」他是法蘭的姪子。「法蘭說她真的沒有逼她姪子說姑姑我愛你,他們在玩的時候,她姪子就自己就說出來了,剛好被她錄起來。」孟諺替法蘭回答了這段錄音的由來。一開始樂團只是抱著好玩的心情聽小男孩的錄音,並沒有把男孩和〈漏數的羊〉聯想在一起,直到某一天才發覺,原來〈漏數的羊〉就是法蘭寫給姪子的歌。於是這句意外的錄音,完整了這首歌曲。「每個人心中都會有想要守護的人,陪著你經歷人生很多事情,無論好的壞的。當我在做混音、整張專輯差不多完成、進入重新檢視的階段時,每次這首歌的前奏一下,就會讓人微笑。」孟諺分享了這首歌帶給他的心情。

整張專輯從倒數第二首歌〈你結婚了嗎?〉開始,故事的濃度、偵探感逐漸淡出,無論前面的歌曲述說的事件或情境多麼令人擔憂、緊張,聽完最後〈漏數的羊〉,都覺得能一夜好夢。

專輯中的最後一首歌〈漏數的羊〉,溫柔輕緩,讓聽的人還沒把羊數好便微笑睡去了。(圖 / 法蘭黛樂團 提供)

終章

法蘭黛這次的作品,無論在吉他 tone 調、合成器音色選擇、編曲上都成功營造出推理小說的懸疑感,這樣的氛圍配上歌曲裡時常出現、一廂情願得令人揪心的情感,將聽者捲進他們的音樂裡無法自拔。就像閱讀偵探小說,因為期待接下來的情節推演,無法輕易將書頁闔上。不過,法蘭黛這回要抽絲剝繭的不是誰殺了誰,而是在愛情裡,究竟是先無情轉身離去的,還是窮追不捨的一方比較令人害怕。

這張專輯已在咖啡店裡連續播完兩輪,我和法蘭黛的會面也差不多到此結束。沿著來時的小巷走回大道,那只方盒因為解開謎團又裝進了些許未預期收穫的答案,拿在手上,覺得更踏實了一點。

偵探筆記

訪問過程中,因為背景正播著法蘭黛的作品,法蘭不時會被音樂吸引過去,跟個哼唱,思緒飄離答到一半的問題,她自己也說:「如果再繼續播的話,我就會一直想要唱!」露出有點苦惱的表情。訪談正式開始前與結束後,她也時不時會離開座位,到處走走看看,隨時會被新鮮的事物所吸引。而散發著溫和氣質,說話步調平穩、有條理的孟諺在閒聊之餘提到,他今年人生的課題是:「我要相信我自己擁有的東西就是最好的。」簡直是一本行走的勵志書籍!相處多年的兩人,個性卻截然不同。

法蘭黛最終解謎——快問快答

1.你的理想情人是誰?

法蘭:Luke Evans。
孟諺:我的情人。

2.用一種動物比喻你自己?

法蘭:貓。
孟諺:狗。

3.遇過最丟臉的事?

法蘭:國一到校第一天,被五、六隻校狗追得滿校園跑。
孟諺:想不太到欸,我這麼嚴謹的一個人。

4.最喜歡的食物?

法蘭:酒。
孟諺:自己做的早餐。

5.假如可以隱形,最想做的事?

法蘭:揍盡我想揍的人。
孟諺:在路上走,這樣就好了。

Frandé 法蘭黛【為什麼像個愛情故事,明明我看的是偵探小說】Live Concert

● 7/28(五)台中 Legacy
● 8/4(五)高雄 LIVE WAREHOUSE

關於作者

Jessie C.

「Music Talk 音樂慢慢說」部落格撰文者,書寫音樂的年資不及聽音樂的 0.06 %。太晚發現音樂即人生,也太晚發現「人其實一輩子都離不開自己十八歲時聽的音樂」,於是只好左耳聽台灣小清新、右耳聽黑人 R&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