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奇專輯《菊花夜行軍》15 週年紀念開唱 3000 人感動見證

0

先後經歷交工樂隊與生祥樂隊兩組台灣音樂史上的重要團體,出道 20 年的客語創作歌手林生祥首次挑戰 3000 人中型演唱會獲得滿堂采。(攝影 / 劉振祥,山下民謠 提供)

出道 20 年拿下 7 座金曲獎,參與的樂團 2 度打敗五月天,卻老是被稱為「黑馬」的林生祥,在《菊花夜行軍》專輯發行 15 年後,於上週六(20)站上 TICC 台北國際會議中心,與專屬的生祥樂隊一同重新演繹這張在 2001 年由交工樂隊發行、被譽為「台灣文化史的重量級經典」作品。

演唱會當晚以〈縣道 184〉開場,主辦單位特別將鐵牛車從農田運上了大舞台,筆手鍾永豐發動老邁的鐵牛車,引擎啟動「噠噠噠」掀起第一波高潮。邀請參與演出的特別來賓高達 12 位,光三位合音歌手就大有來頭,分別是:金曲獎最佳客語專輯得主黃子軒、曾獲金音獎最佳新人獎、並入圍今年金曲獎最佳客語專輯獎和最佳客語歌手獎的溫尹嫦,以及當年參與《菊花夜行軍》專輯錄製的小學生、如今是民進黨客家事務部專員的羅景賢。

為此次演唱會籌備多時,火力全開的生祥樂隊。(攝影 / 劉振祥,山下民謠 / 提供)

流行音樂圈中少數的好友——萬芳,也來站台助陣。2007 年萬芳擔任新移民歌唱比賽代言人時,林生祥特別為她在活動會場伴奏,十年過後,兩人再次攜手合作。她先與溫尹嫦共同演唱了專輯中〈阿芬擐人〉一曲,還演唱了印尼民謠〈Bengawan Solo〉(梭羅河畔)。接著,當年參與專輯錄製的南洋台灣姊妹會創辦人夏曉鵑,帶著四位姐妹一同獻唱了姐妹之歌〈日久他鄉是故鄉〉,同時也帶來剛發行的新移民演唱專輯《我並不想流浪》與現場觀眾分享。十五年來,從〈日久他鄉是故鄉〉到《我並不想流浪》,音樂一直陪伴著姊妹上街頭抗爭與相逢團聚的時刻,透過音樂,他們想與更多人分享,移民姊妹在落地生根這條路上的掙扎與不懈、冀盼與行動。

演唱會的重頭戲之一,便是交工樂隊的老團員以不同形式團聚舞台上。當年的貝斯手冠宇現身舞台大螢幕,透過影片帶出祝福與問候;嗩吶手郭進財與打擊手鍾成達則現身會場,和生祥樂隊的樂手一起表演了多首交工樂隊著名的歌曲。其中生祥樂隊的嗩吶手黃博裕和素有國樂界「第一支」稱號的郭進財,在舞台上即興狂放的雙嗩吶演出,驚豔了全場觀眾。當年錄音時,「第一支」要分開錄兩次,用後製將嗩吶的聲音疊在一起,而這一晚,兩位優秀的嗩吶手同場開吹,打破嗩吶的演出框架。

多位交工樂隊老團員在《菊花夜行軍》15 週年紀念演唱會重聚首,圖中為擁有「第一支」美譽的郭進財,公認為台灣最優秀的嗩吶手,曾參與過觀子音樂坑、交工樂隊、好客樂隊等樂團。(攝影 / 劉振祥,山下民謠 提供)

演唱會當天的神秘嘉賓,是林生祥音樂路上最重要的支持力量——即生祥媽媽。林媽媽原先只是純粹當個聽眾,但在前一天彩排時,練唱專輯中〈愁上愁下〉一曲後,便決定也站上舞台支持兒子。演唱會當天更念出〈風神 125〉中的口白,那句「成仔,耕田是耕不出油水」一出,不知濕了多少觀眾的臉頰。

《菊花夜行軍》被視為台灣音樂史上經典專輯之一,用本土的語言,結合東西方的樂器詮釋台灣農村問題。在專輯發行的 15 年後,讓來不及在第一時間參與的人重新認識這張重要作品,也讓 15 年前就飽受震撼的聽眾,有機會重新思考當年面對的問題與背景故事。這也是林生祥在出道 20 年之際,首次挑戰 3000 人中型場地的演唱會,背後所承載的深遠意義。

《菊花夜行軍》發行 15 年來承載許多人的集體記憶,也讓此次紀念演出感動全場歌迷。(攝影 / 劉振祥,山下民謠 提供)

關於作者

Beats

本帳號將會代表Taiwan Beats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台灣流行音樂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