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sic ally專欄/大家都說廣播電台要倒了,但其實廣播內容快速成長中

0

※ 此文授權轉貼、翻譯、改寫自 music ally;翻譯 / Eli.C

Spotify 這類型的音樂串流服務會威脅廣播產業的未來嗎?Mixcloud 的品牌關係總監 Ben Lawrence 表示:「若廣播不把自己的功能限縮為發布平台,而是將自己定位成一種內容的形式,就不用擔心被威脅。」

Ben Lawrence 是「廣播業的未來」論壇的講者之一,這場論壇隸屬於 2 月 23、24 日在阿姆斯特丹舉行的 FastForward 音樂產業交流會議,由記者 Cherie Hu 所主持。 除了 Ben Lawrence 以外,另外兩位講者分別是 Radio 1Kate Holder 及市調公司 Media Insight ConsultingChris Carey

論壇一開場就討論了廣播在 2017 年的新定義,Ben Lawrence 也對廣播產業提出一些警語,「很多人覺得廣播就只是在開車、煮飯時聽聽的媒體……但除了把廣播視為一種媒體外,更應該把它視為一種內容形式、一種很長的語音內容,可以是音樂、新聞、故事等等。」他說道:「大家都說廣播式微了,說廣播變夕陽產業了。但事實上,若把廣播視為一種內容形式的話,其實它正快速成長中,只不過我們使用它的方式改變了。」

2008 年於英國成立的 Mixcloud,允許使用者自行上傳剪輯好的節目,並成功處理音樂版權問題,是目前全球最多人使用的廣播串流平台之一。

Radio 1 目前也在探索這種形式的改變。Kate Holder 說道:「我們仍有 FM 頻道,但你也可以透過網路線上收聽……同時,我們也花很多心力去經營 YouTube 頻道及各種社群平台,讓觀眾能輕易找到我們。我們非常積極的在這些平台上散播我們的內容。」

Media Insight Consulting 執行長 Chris Carey 補充道:「什麼是廣播?消費者最常用來探索新音樂的方法就是聽廣播。」再度反擊了廣播式微的說法。

不過,串流音樂對傳統廣播業來說,究竟是競爭者還是互補者呢?Kate Holder 表示:「年輕族群聽廣播的時間愈來愈少,這是其他競爭者超前我們很多的地方,而這些競爭者大部分的確是串流服務業者。」但她繼續說道:「若僅以消費者在廣播跟串流平台花多久時間作為評量標準,那麼串流服務無庸置疑是競爭者。但若以兩者核心價值作為比較依據,我並不認為它們完全與我們是競爭關係。消費者使用這兩種服務的動機不同,廣播吸引人的地方在於,你會聽到許多預期外的內容。透過廣播,大家能發掘到自己喜歡的樂團,之後再到串流平台上去聽他們的音樂。」

隸屬於 BBC 英國廣播公司旗下的 Radio 1 電台,已成立半世紀,是英國最具代表性的流行音樂電台。

Ben Lawrence 表示:「未來的日子裡,人們不會再在 FM、AM 或 DAB 頻道上聽廣播了。因為那樣的廣播是限縮在車內與家中的。只有當廣播業者執意劃分自己與串流的界線,抱著『我們是廣播,不是串流』的心態,才會使串流平台真的變成競爭者。因為所有的串流服務業者,像是 Spotify、Apple,其實都積極利用廣播的功能來差異化自身的服務。所以說,廣播作為一種內容形式,對於業者與消費者來說,都應該是非常有價值的。」

一般商業電台是不是覺得比起公營的英國廣播公司,串流對它們的威脅更大呢?「就營利角度而言,串流服務威脅到的是既有的商業模式,但影響我們更大的應該是企業在廣告預算的分配。」Ben Lawrence 表示:「廣播業的廣告收入每年同期都差不多,但現在其實正逐漸減少。一般公司不會再撥更多的預算做廣播廣告,因為那筆錢被用在數位廣告了,那也是 Apple 跟 Spotify 的行銷主力。目前 80% 的數位廣告市場都被 Google 跟 Facebook 吃下……所以有很多傳統業者對於這樣的市場狀況憂心忡忡,不知道未來該如何才能獲利。」

Apple Music 串流服務打從開設之初,就以自家電台 Beats 1 做為號召特色之一,並挖角原 Radio 1 知名 DJ Zane Lowe 等人錄製獨家節目內容。

討論主題接著轉向策展,探討廣播作為一種內容,可以如何幫助音樂行銷,特別是對於新進藝人的作品。

Kate Holder 表示:「我認為廣播有獨特、限量的感覺。我合作的 DJ Huw Stephens 一週會主持三次樂評節目,總共就這九小時。所以相較起無時限的串流平台,我們會集中精力去經營這短暫的時間,挑選最好的內容與聽眾分享。對我而言最大的不同是,我聽到新音樂時,廣播會有 DJ 來跟我解釋歌曲背後的意義、藝人的經歷等,讓我有更棒的聆聽體驗。廣播比較像是引導聽眾的角色,帶他們認識新的內容,並更深入了解每首歌。」

有位觀眾提出了一個關於排行榜的問題。他問到,現在的排行榜統計方式加入了串流次數,這樣是否會讓排名變動不大,造成新藝人無法曝光?

Kate Holder 回答:「老實說我平常製作 Huw Stephens 的節目時,我根本沒在管排行榜的!我們在乎的是對音樂的熱情、節目是否有好品質、以及我們想要提拔的新進音樂人。為了這些,我們願意放手一搏!但你說得沒錯,排行榜似乎變動不大,不過很多事情是需要比過去付出更多努力才有辦法改變的。」

英國歌手 Ed Sheeran 在今年三月時寫下驚人紀錄,英國單曲榜前 20 名就有 16 首他的歌曲,顯示加計串流次數的排行榜可能出現嚴重問題,英國衛報專欄作家 Laura Snapes 即為此大力抨擊

Ben Lawrence 接續說道:「但不可否認的,排行榜很可能也被 Spotify 歌單建立的形式影響,例如放在歌單最上層的歌曲,曝光機會也大。這個狀況其實很有趣,因為反而變成串流平台有能力去捧紅一個藝人。」

他也暗示,主流唱片公司在談授權時,也有「一定的談判籌碼」與串流平台協商,來確保自己授權播放的藝人及歌曲,能被放在平台上明顯的位置或是加到熱門的歌單中。這件事雖然沒有事實證明,但其實在業界一直頗有爭議。

關於作者

Beats

本帳號將會代表Taiwan Beats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台灣流行音樂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