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杰倫《地表最強》世界巡迴演唱會香港站回顧 — 前進或後退,一個兩難的局面

0

文/Cello Kan

距離演出開場還有十分鐘,滑手機時看到 U2 今年為了紀念他們在八七年那張揚名立萬專輯「The Joshua Tree」誕生三十周年,他們會於今年做一個《The Joshua Tree Tour》巡演,把整張專輯重頭到尾玩一次。

U2《The Joshua Tree Tour》巡演宣傳圖。

對於把經典專輯在演唱會重現這回事,也不算是什麼新鮮的事,Roger Water 把 Pink Floyd 的「Dark Side of the Moon」做完,又做「The Wall」;Kraftwerk 在 Tate Gallery,每晚玩一張專輯;Sonic Youth 也曾在音樂節中,把整張「Daydream Nation」玩一遍。

對於很大部分的樂迷來說,能重回偶像最光輝的時刻,是一件非常美好的事;但對於藝人來說,可能在那張專輯發行時,才會玩奏那張專輯的大部分歌曲,之後再演出時,頂多只玩一些大熱單曲,其他的歌曲,可能永不見天日。

但是 U2 是一隊一直往前的團,今天也要做這樣動作,感覺好像他們前任經紀人 Paul McGuinness 分手後,就進退失據,左右為難,沒有重心似的。再加上據他們說,因為 Donald Trump 上台了,製作好的新專輯跟現在的風向有點不合,要重新再修正。

看來當藝人走了一段長時間後,很多事情真的會舉步為艱。他們這樣的動作,對樂迷來說必定是一件樂事,除了我。

對了,我正坐在紅館,等待周杰倫的上場。跟從前一樣,他的演唱會在一開售就賣光,在香港更連開九場,比起很多本地藝人開得還要多,如果不是跟好友方文山識於微時,根本不可能弄到半張票。

進場時,不斷有黃牛在詢問有沒有票放售,一張價格甚至高達三千多至四千塊港幣,而那票黃牛也從以前說廣東話,變成今天說普通話,這幾年香港實在變得太嚴重。

第一次聽到或看到周杰倫是在北京,那晚開完會,回到飯店打開電視,就正放著他的 MV,立時驚為天人。幾年後的一個晚上,同樣也在北京,本來約好跟張亞東(王菲的製作人)在一家火鍋店吃晚飯,當然他的指定動作──遲到,仍是沒變,來的時候怒氣沖沖,問他是什麼原因。

他說:「我剛跟我小孩說,爸教你彈琴好不好?」

我說:「那不錯呀!」

「媽的!我兒子拉一下他的帽子,斜斜地蓋著半邊臉說:我要做周杰倫!把我氣死!」

那刻我知道,屬於周杰倫的時代已經來臨了。

我承認我是特別鍾愛他,從 02 年的《范特西》巡演開始,到今回的《地表最強》,我好像看過四五個不同的巡演,特別是 07 – 09 那個《世界巡迴》,更是去了三個地方:台北、香港、吉隆坡,看了五次以上。


周杰倫《摩天輪》世界巡迴演唱會精華片段。

要一直保持著這樣一個高度這麼多年,楊峻榮榮哥真的功不可,把周杰倫經營到這樣的一個地步,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當然這也跟整個大環境有關,遇上了對岸經濟急速增長,國民需要娛樂,而周杰倫音樂獨特,加上後來在電影上推波助瀾,雖然不見得每部都成功,但已經為他開展了另一面的才藝。最近他擔任歌唱選秀節目導師,其所獲得的注目,更是所有導師之冠,他的每一步,都是很穩的往上提升。

演唱會更不用說,舞台的裝設、目不㗇及的效果,除了《范特西》比較陽春一點外,其他的都真是美輪美奐。對我來說,現在要尋回往日那種青蔥的感覺,根本是不可能,周杰倫已經不是往日的他,而我也不再是那年頭的我。

今回《地表最強》,機關仍是很炫,每一個環節都經過精心計算,那些串場,都圍著一個主題,非常考究。

選歌仍是每個演唱會最困難的事,藝人跟群眾永遠是在一個對立面,藝人總是希望能演唱新作,而群眾永遠是想要金曲,這次算是有著一個比較好的平衡,說實話已經推出了這麼多張專輯的他,要一晚把金曲唱完,也是不大可能。

在演唱〈開不了口〉時,心裡有著一點感觸。當年這首作品在香港拿下了當年金曲,在頒獎典禮中,我正在台下見證了光輝的一剎,但不知道是因為媒體問題,還是在回歸後,香港對外來語言的抗拒,從那年開始,媒體再沒有像以往般推國語歌,慢慢回到純廣東歌的狀態;但在沒有外力入侵下,廣東歌卻沒有因此而變得有進步,相反卻日漸自我打結。

但市場並沒有因為這樣而拒絕。沒有媒體支持,但網絡的發達,反而卻呈現另一種方向,形成媒體跟群眾各據山頭。

當然也可以說,今天來香港看演唱會的人,大部份是內地人。因為票價關係,內地一場最貴門票是一千六百塊人民幣,而香港才九百八十塊,看演唱會順便下來旅遊,買東西也划算。

但把那群內地人抽走,其實在香港聽國語歌的群眾,仍是不少,台灣的音樂水準,今天在兩岸三地,仍是處於比較前面的位置,蹤使內地近年在急起直追,但因為環境影響,變得單一,而沒有台灣那樣多元化。

不知道什麼原因,特別嘉賓這個是華人辦演唱會,一個不能缺少的環節,周杰倫也不例外,主要是他公司杰威爾的藝人,希望能帶著子弟兵能有多點壓枱版的經驗。

這次的嘉賓還邀請到「校長」譚詠麟!兩人合唱《千里之外》及粵語歌《一生中最愛》。

而最後的一個環節,開放樂迷點歌,雖然不是新穎,但要很快地唱出點選歌曲,那種急智與團隊的配合也是缺一不可。

走出場外,看著一大群人排隊買紀念品,上回有這樣的場面,就只有在韓星演唱會才看到,周杰倫的魅力仍可見一班。

在回家的路上,想到周杰倫這麼多經典專輯,《Jay》、《范特西》、《11 月的蕭邦》、《依然范特西》在我心中佔有很重要的位置,有沒有可能像 U2 那樣,挑一兩張專輯來做一個演唱會呢?

關於作者

Beats

本帳號將會代表Taiwan Beats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台灣流行音樂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