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rn the Starr On:專訪 Starr Chen

0

撰文:Cello Kan

「Hello Cello,你知道那個 xxx 的 Mastering Engineer 嗎?」

「我知道,很多年前合作過,那時候他還沒火,他的技術可以相信,還有……」

「Hi Starr,你有沒有聽過這個 yyy?」

「沒有,等我聽一下。」

「WoW,很屌!…..」

「Cello,有沒有聽這這首 zzzz?」

「聽過一、兩次,怎樣?」

「真搞不懂,為什麼這首東西最近這麼紅?」

「等我再聽聽看,等一下回你。」

這是我跟 Starr Chen 最近在 What’s App 常常發生的對話,有時候他會等不住,就打電話給過來,我們常會為了一個,旁人聽起來,覺得不是什麼,但對我倆來說,卻是可以寫一篇論文作發表的問題,討論好幾個小時。

我很喜歡他對音樂的執著和態度,雖然看他外表的樣子,你絕不會有這樣的感覺,但凡事不能只看表面,跟他相處久了,你會發現他可愛之處和那些源源不絕的瘋狂意念,而且他分析能力很強,跟他討論時,他常會提出一些平常人不大會注意的部份,這讓我會再刺激思考,從而在審視自己個人的觀點有沒有什麼遺留或不足的部分。

35617796

我是在唱片中認識 Starr Chen(陳星翰)這個小子, 他的作曲、編曲、製作才華,實在教我驚訝,特別是現在在華人音樂圈懂得做舞曲的人不多,做得好的更少,他是少數又懂又做得優的人,從羅志祥、張惠妹、蔡依林等都找他,就可見一班,而第一次讓我知道他,卻是因為謝金燕,他絕對是把謝金燕在音樂上,推上更上一層樓,其中一個關鍵人物之一。


陳星翰擔綱謝金燕〈姐姐〉的編曲及製作

回台灣時,第一個跟我提起他的,不是音樂圈的人,反而是葛福鴻葛姐,如果能從葛姐口中說出來的音樂人名字,這個人必定有很大的能耐,那時候,心裡已經默默地許下要會會 Starr Chen 這個人的願望,也很想知道他是什麼來路。


蔡依林的〈呸〉由陳星翰擔綱編曲

年初帶 Howie B 來台參加電子音樂國際工作坊時,發現他也是學員之一,看來上天對我還不薄,讓我有機會跟他認識。

那天他帶著作品來到錄音室,第一眼感覺是,這個小子長得真高,有 183 公分的我,他還比我高一個頭,接下來是他穿衣很有自己個人風格與特色,一個字帥!

把作品一放,卻不是平常他幫別人製作的那種東西,甚至可以說根本是完全兩回事。那作品點子很有趣,旋律性很強,還有是你聽完會很樂的那種電子音樂。我不能說是舞曲,因為用舞曲這兩個字,會太小觀這首作品。

在 Howie B 面前,他是一個謙虛受教的學生,某些部份,他也會提出他的想法,和對自己作品的質疑,雖然有人跟我說他很皮,很會搗蛋,但我知道通常天才都是這樣的,又有人說他很臭屁,我反而是覺得他不是一個很擅長表達自己的人。

跟他在課堂後聊天,他跟我說他正在製作他的個人專輯,這個事情在他心中醞釀很久,是他一直想要完成的事,同時自己手邊也有很多別的案子在進行,時間很不夠用,快瘋了,還好他有一個得力助手叫小潘,也是這次的學員之一,平常工作就幫他很多忙。

如果,有機會看到小潘,你會發現他長得好像….沒錯就像動漫中名偵探柯藍那個樣子,個子不高,臉上掛個圓圓的眼鏡,一年四季都穿短褲,如果碰到他們倆同時出現的時候,只要小潘走在 Starr 的後面,基本上你只能看到一個,如果他們兩個平排站一起時,活脫就像好萊嗚的喜劇電影,充滿喜感, 特別是他們倆的對話,有時候讓我笑翻了,我覺得他們倆其實真的可以去拍電影,一定紅!也可以看到他們是很有默契的一對。

這陣子,Starr 正一首一首地把他的個人作品,利用視頻在網路上發表,同時為年底推出的專輯做準備,聽完他的幾首作品,覺得非常有趣有意思,視覺上又有讓人耳目一新的感覺。

於是有了以下這個訪問。

問:你小時候是聽什麼音樂長大?

我是聽HIP HOP 長大的。

問:第一張購買的專輯是?

仔細想起來, 應該是在 1995 年,買 L.A BOYZ 的〈跳〉。

問:有那一些人或音樂人影響你的?

NBA 球星 Kobe Bryent。

問:成長的環境對你的音樂有沒有什麼影響?

我小學三年級就離開台灣,先去了香港,又到了廣州。國中才回來唸。在廣州的時候買了第一台 CD WALKMAN,每天去上課的路上,都需要騎快 2 小時的自行車來回,路途都是靠 CD WALKMAN 陪伴我。為了避免跳針我會儘量騎平一點的路,那段時候,就每天跟音樂在一起。

問:幾歲開始創作?是怎麼樣情形發現自己能寫歌?

幾歲開始創作,己經不是記得很清楚。
但那時候仍是撥接網路的年代,我常常下載一些遊戲來玩,某一天不小心下載到 Fruity Loops 就這樣開始了用軟體創作音樂。
而創作方法,就像打手槍一樣,很多人都是自己找到自己方法的,我也不例外。

問:怎樣進入這個音樂圈?

好朋友介紹。

問:對音樂的態度在進入圈子前和後有沒有區別?

自己的想法常常不太能被妥協,但進入流行音樂圈後,就很容易陷入「流行的污染」,但現在我正在找回當初做音樂的樣子。
我認為每個階段都會有不同心境。

問:你進入這個圈子有沒有什麼野心?

順其自然的做,有一天會達到我要的目標。

問:當爸爸前跟當爸爸後,對你的音樂創作上有沒有什麼影響?

我會放音樂給我兒子聽,看他會不會跳舞,如果他不跳舞,我就覺得他在告訴我這是首爛歌!!

問:你在創作時,需不需要一個特定環境下才能進入狀態?如要的話,是要在什麼樣的環境?

在家裡,完全沒有人的狀態。在 8 個小時裡,感覺過得很快,這正我喜歡的狀態。

問:有沒有想過,如果你不做音樂,會做什麼?

我以前是開貨車送貨的,可能會做吃的,可能會做衣服,但現在我最想要開海洋水族館。

問:今天你已經到這位置,那一步你想過要做什麼?

我不會覺得自己到任何一個階段就會滿足,總會有事情等著我去做。

問:你覺得衣服和音樂有沒有什麼關係?

對我來說,這兩個東西是拆不開的,視覺跟音樂是共存的,就像我喜歡 Boy George ,要先從音樂才去認識到他的打扮。或者你看到一個很會穿衣服的人,基本上他的音樂品味不會太差。

問:你個人喜歡什麼品牌?

現在的服飾文化變得太速食了,我已經不會特別去喜歡哪一個品牌。

問:你覺得音樂是潮流的一部份,還是潮流是音樂的一部份?

現階段音樂已經是潮流的一部份,很難殺出一條生路。BTW 我不喜歡潮流這個詞,HAHA!

問:有一些創作人在家創作時,會穿得很整齊,像在上班一樣,你在創作時,有什麼特別的習慣?

全裸!

問:我覺得你的作品都很有畫面感,你在創作/製作時,會不會把一些藝人影像跟包裝都想好,而利用你的音樂去投射出來?

會!我相信很多創作人也會!

問:你有沒有想過在時裝品牌方面發展?

已經正在發展了!

問:在時裝上,有誰影響你?

我老婆吧!她算是個怪人,因為穿著上,我跟她常常會有不同意見。(他太太 Stars Xu,是知名的 Model 、造型師,也是品牌經營者。)

問:有那五首作品你是最滿意的?

我不是一個容易滿意的人。

問:有那些藝人你未來是想合作的?

只要聽到好的、特別的聲音,我都會想合作就算是個素人,我需要他們的基因 ,哈哈!

問:有那一些別人的作品,你希望創作者或製作人是你?

這個不太好意思說,這會得罪人!

問:有什麼音樂以外的工作,你想嘗試?

養一個 10 呎的海水魚缸。

問:如果要你重來的話,你會選擇幹這一行嗎?

YES!

問:你覺得當一個音樂製作人和演唱會的音樂總監,差異在那?那一個個比較喜歡?

差異並不大,我喜歡我現在的,因為音樂,我能接觸到的不同的工作,能用把興趣當職業已經很幸運了,除了要處理行政外。

問:如果你要作個人表演,你會想用什麼樣的形態?

我不希望台下的人只看著我。我想大家來是享受音樂。

問:你怎樣看未來的音樂發展

也許,我現在去學吉他,應該還來得急跟得上未來。

問:你有沒有其他的興趣?

養魚!

問:可以推薦五張你最近聽的專輯或藝人?

Pegboard Nerds 、Teminite 、TheFatRat 、Mark Ronson 、Pusha T

問:你的生命有沒有什麼遺憾?

我還不能灌籃!

問:做你自己專輯和做別人的專輯在處理上有什麼差別?

做自己專輯,我要處理很多行政上的事情。

問:在做自己專輯時,你覺得最困難是什麼?

行政!我最討厭行政!

問:在做企宣時,我看到你在網路上有很多的有趣的想法,你是你自己主意,還是你有團隊幫你?

我身邊有一群壞朋友,專門講一些垃圾話,常常會跟朋友之間的垃圾話裡找到一些餿主意。

問:影像的部份,你會在創作時候已經有,還是給 MV 導演去想?

等到哪一天,我可以當導演的時候再說吧!

問:在做完第一張後,你仍會想做第二張嗎?如想你自己的方向會是怎樣想?

會!從以前到現在,不管是製作人,或創作人的專輯,第二張一定會嚇到人的。

當我收到他的答案時,我笑了半個小時,那種率直就像平常跟他聊天一樣,很直接,沒有轉彎末角。聽了他新專輯幾首歌曲,非常有趣,有別於一般華語的作品,而視覺的點子也是非常搞怪,例如:要同時放三台一樣的手機在桌上,同時按 Play,才能把 MV 完整地看完。反正就是要挑戰樂迷本身的能耐就對了。

最近,他常常在思考和跟我討論一個很嚴肅的題目:「如何讓華語音樂跟國外接軌?」當然,我倆今天仍沒有討論出一個答案來。但我相信,這不只是靠咀巴講講,是要動手動腳,實實在在去做,才能會有答案的。而我相信 Starr Chen 正是一個有能力,在未來去把這個答案實踐出來的人。

關於作者

Beats

本帳號將會代表Taiwan Beats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台灣流行音樂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