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獨立音樂 真的站上國際了嗎?

0

近年常可見「台灣樂團登上國外音樂祭舞台」的新聞,配上記者會照片,「台灣樂團潮興起、走向國際」的印象隨之而來,但你知道嗎?並非所有樂團都是經過當地策展人篩選與邀請,背後其實另有原因。

五年計畫 錢進國際

事情要從民國99年說起,當時政府為推動流行音樂產業發展,提出了《流行音樂產業發展行動計畫》(之前備受爭議的陳妍希專輯補助,便是出自於此)。此計畫共計五年,內容除補助主流音樂之外,也因著眼於台灣獨立樂團生態日趨豐富蓬勃,愈來愈多創作者行有餘力(或資本)投入獨立音樂市場(根據台灣重要的音樂研究學者簡妙如統計,台灣獨立樂團從2009年的500-600團,快速成長至現今1500團左右),因此政府也挹注不少資源在獨立音樂圏。例如前述計畫其一的子計劃〈飛騰萬里計畫〉,其宗旨就是「開拓海外華語市場,接軌國際市場」(頁18),內容除了補助海外研習,另外就是前面提過的,「輔導出國參與音樂季」(全球各大知名音樂季,多半是獨立音樂環境),每年補助15個樂團,一年預算一億,五年共砸下五億。

補助錯了嗎?

然而補助樂團出國雖非壞事,卻引發極大爭議,簡妙如在《誰來對政府比中指》中指出,音樂,尤其獨立音樂,以往總能扮演「對政府比中指」、暢談反對意見的角色,但在這個計劃中,卻可能因為拿了補助而失去批判性。

另外一個爭議則是,政府將出國參與音樂季的計劃,以標案方式,開放給各家廠商競標,再由得標公司尋覓演出樂團。例如2012年的日本Summer Sonic音樂祭,便是由典選音樂公司得標;2013年中國的草莓音樂節,是由角頭文化公司得標;2013年的日本Fuji Rock音樂祭則由這牆音樂(The Wall)得標。可是,當音樂落入標案,不免出現矛盾,例如誰有資格競標?或樂團若不想跟這些公司合作,卻又需要補助參加音樂季,該怎麼辦?

更可惜的是,台灣樂團在中國本來有一定的市場,但台灣政府卻主動砸錢給中國各音樂節的主辦方,從機票、交通費、食宿、演出費、宣傳費一手包辦(一般稱為買舞台),原本應由音樂節負責的開銷,台灣政府全數買單。

medium_46420420

photo credit: *key1jp via photopin cc

自己的音樂祭自己申請

當然也有樂團是自行報名後,再申請出國補助,簡妙如認為此種做法比較恰當。例如,剛自費從Fuji Rock回來的音樂人謝閎宥即以加拿大為例,加拿大樂團若有巡迴演唱,可以跟半官半民的「加拿大元素計劃」(Factor申請補助,並視情況獲得不同的金額,他認為若跟政府合作,活動比較會強調「台灣」,表演變得較有「宣揚國威」意涵,在感性、創作分享與音樂性上,難免受到限制。謝閎宥這次前往Fuji Rock即是自行報名,沒有申請任何補助,扣除表演費、商品及專輯收入,他以及其他二位團員各需倒貼3萬元,雖說他認為補助的確有利於整體發展,幫助台灣音樂人多接觸國際音樂圏,但他也強調「自主自發」的重要,打從心底想做這件事,才會更有效、做得更好。他覺得對音樂人而言,有無補助的最大不同,就是旅行團與背包客的差別,當然,前者的確能讓負擔減輕很多。

五年過去 學到什麼?

現在五年過去了,流行音樂產業發展行動計畫至今是最後一年,結局?褒貶不一。簡妙如說:「其實也不能說補助或標案就是不好,政府還是得做點事。現在第一期的五年計畫要結束了,比較重要的是,去看看先前砸下的錢,有什麼成效?」例如檢視是否有樂團的作品被引進當地?或者是否有進一步被邀約至海外進行表演?不過目前看起來似乎沒有非常明確的成果。

主流音樂與獨立音樂的創作邏輯,其實非常不同,獨立音樂通常不追求媒體操作或大量曝光,而出國演出這件事是否必要,也因不同創作者而異;事實上,對許多獨立樂團而言,金錢或實質收益往往不是唯一考量,有時就是非常簡單,一種「想唱自己的歌」的初心。或許文化部在五年期效將近,回頭檢討或擬定新計畫時,能在贊助之餘,更細緻地思考「我們到底要什麼?想要達到什麼效果?如何在補助之餘,也能多所迴護獨立音樂的『獨立』性格?」那麼,上億的補助款,或許能夠發揮得更有效率。

 

100年度、101年度  政府補助出國參加音樂祭樂團名單

年度

音樂節名稱 演出歌手或樂團
100 法國坎城MIDEM國際唱片展 舒米恩、1976、張懸
加拿大CMW音樂節 滅火器、橙草、甜梅號
美國南方音樂節 旺福、Tizzy Bac、回聲
北京草莓音樂節 亂彈阿翔、女孩與機器人、棉花糖、草莓救星、小護士、熊寶貝、教練樂隊、io樂團、大囍門、白目、Skaraoke、安妮朵拉、魏如萱、黃玠、林生祥、胡德夫、猴子飛行員、甜梅號
英國利物浦音樂節 io樂團、拾參樂團、Mary See the Future先知瑪莉
日本富士搖滾音樂祭 林生祥及樂團、甜梅號、銀巴士
日本夏日音速音樂祭 Matzka、白目、GoChic、落日飛車
加拿大蒙特婁音樂節 董事長、夾子電動大樂隊、拷秋勤
北京摩登天空音樂節 何欣穗、大囍門、輕鬆玩
美國紐約CMJ音樂節 1976、回聲、熊寶貝
香港呼叫音樂節 19(陳珊妮與陳建騏)、魏如萱、1976、董事長、Tizzy Bac、旺福、回聲、甜梅號、拷秋勤、黃玠、草莓救星、飢餓藝術家、椰子、好好先生、馬克白、皇后皮箱、企鵝熊愛吃雞肉球、謊言留聲機及Far From Answe
101 法國坎城MIDEM國際唱片展 五月天、MATZKA、嚴爵
美國南方音樂節 旺福、白目、滅火器
英國利物浦音樂節 許哲珮、猴子飛行員、魏如萱
德國科隆音樂節 女孩與機器人、Go Chic、白目
韓國仁川音樂節 草莓救星、TIZZY bac、激膚
日本夏日音速音樂節 五月天、滅火器、1976、四分衛、李雨寰
日本瀨戶內小島音樂節 嚴爵
美國紐約CMJ音樂節 大嘴巴、化學猴子、八三夭
香港呼叫音樂節 魏如萱、張懸、董事長、Tizzy Bac、回聲、馬念先、蛋堡、熊寶貝、舒米恩、激膚、椰子、飢餓藝術家、皇后皮箱、Mary See the Future、那我懂你意思了、HUSH!、隨興樂團Random

資料來源:「2013年上海草莓音樂節」執行情形考察報告

 

參考資料:

簡妙如、鄭凱同(2012),〈音樂是公民文化權的實踐:流行音樂政策的回顧與批判〉,《豐盛中的匱乏:傳播政策的反思與重構》頁185-214。巨流出版。
簡妙如(2012),〈台灣獨立音樂的生產政治〉,《音樂與社會(思想24)》頁101-121,聯經出版。
行政院新聞局(2009年10月)。流行音樂產業發展旗艦計畫。載於,電視內容、電影及流行音樂三產業發展旗艦計畫99-103年(頁59-86。台北市:行政院新聞局。
文化部影視及流行音樂文化產業局(2012年101年臺灣流行音樂產業調查。台北市:文化部
文化部影視及流行音樂文化產業局(2012年2012年「東北亞國際音樂展演活動:日本夏季音速(SUMMER SONIC)音樂節」訪察報告
文化部影視及流行音樂文化產業局(2013年2013年上海草莓音樂節」執行情形考察報告

 

關於作者

Punchline 實習編輯,現為台灣政治大學傳播研究所研究生。 除了睡覺外,迷戀音樂、電影、電影院,人生死穴是數學,有任何大小批評指教意見都歡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