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國蛋:饒舌歌手不能說謊!

0

下班回家攤在床上,把國蛋最新的 mixtape 按下 play,然後〈就 Lay Back〉,在心裡用最後剩下的一點力氣喊聲 What a chill night!開始享受音樂瀰漫、繚繞的夜晚。


國蛋 Gordon《Dr. Paper Vol.3 Sunday Night Slow Jams》新輯試聽

國蛋的第三張 mixtape《Dr. Paper Vol.3 Sunday Night Slow Jams》(以下簡稱《Sunday Night Slow Jams》)將故事的時間軸不知不覺藏在緩慢、放鬆的節奏間,從第一首聽到最後一首,可以明顯發覺故事從哪裡開始、過程如何,又在哪裡結束,感受時間在耳邊緩慢流逝。但因為節奏實在太舒適且歌曲間以非常連貫的情緒和 flow 串在一起,即使音樂不小心又自動從頭播放一遍,也不會中斷或出戲,反而產生另一種將夜晚無限延伸、不斷循環之感。

身體不好找醫生治療,心裡痛苦靠音樂治療

《Sunday Night Slow Jams》創作靈感來自國蛋在紐約生病看診的經驗,時間剛好發生在週日晚間,專輯因此取名「Sunday Night」。「我當初因為身體不好去接受治療,他解除我的痛苦,那心裡的痛苦有時候要靠音樂治療。」療程結束,身體得到舒緩,國蛋希望將自己的音樂變成一種心理療程,他認為音樂對人的影響應不只有陪伴:「我心情好的時候會想要聽歌,心情不好的時候也會想要聽歌,音樂可以讓我暫時放下心裡面的掙扎,三、五分鐘之內,我可以將自己完全託付給它。」

_U6A8183

自己編曲才能更誠實表達,讓「作品」與「我」畫上等號

過去,國蛋只是一位純唱饒舌的音樂人,音樂製作另有合作對象,提到這次決定自己編曲的動機,他說:「其實只是想要自己的東西更屬於我自己,雖然跟其他製作人合作的歌曲都很不錯,但能不能夠讓這些東西都是出自於我、做出來的作品完全跟我畫上等號?而不會好像百分之九十九屬於我。」

當問及國蛋是如何從不會編曲到將專輯完整製作完成?他有些害羞地答道:「我其實是自己上網學的,就是看 Youtube 的教學影片,他們做什麼我就暫停然後跟著做。我覺得一開始都是先從模仿自己以前喜歡的東西開始,讓自己的技術更一點,然後再從這些技術中間去找到屬於自己的味道。」

紐約華人、黑人與白人間的互動與族群觀察

第三張 Mixtape 發行之前,國蛋去了趟紐約就像電影迷會跑遍世界各地尋找電影拍攝場景,嘻哈迷也一樣會到嘻哈音樂最頻仍發生的地方朝聖、致敬。而這趟紐約行,中間發生了幾次與黑人相處的不愉快,他於是在歌曲〈Never Say No〉中寫出「在那我的臉黃得像是外來種」這樣的句子。

他分享:「有一次我穿了一件衣服上面寫『Keep it real』,就有一個老黑看到跟我說:『欸,年輕人,你說你 Keep it real(註一),但我從來沒有在 ghetto(註二) 看過你。』我只是從他旁邊經過而已,他就跟我臭嘴了兩句。要不然就是之前去看演出,大家都很嗨,當華人、白人、黑人都在裡面做同樣的事情,我被趕出去了,另外一個白人也被趕出去,因為那個保全是黑人,其他黑人幹嘛他都沒看到,那我會覺得,我是不是因為我的膚色而被欺負了?」

(註一:屬饒舌語言中的黑話,表做自己、少假掰。註二:指幫派、幫派饒舌常混的街頭,充滿塗鴉、改裝車與走私的地區。)

_U6A8250

在黑人的社群內,似乎隱隱存在著一種對「非我族類」的不友善。但當場景換到華人相對多數的 China Town 或 Flushing main street,國蛋說:「其實我們大家也是一起關起門來笑老黑,那我們是不是其實也跟他們有一點像?」我好奇問:「華人和黑人彼此的相處是像你所說的,彼此有些看不順眼,那白人對華人的態度呢?」國蛋答:「我覺得白人他們就是比較川普那一種的吧,對其他人視而不見。白人有一種高傲的民族意識在,就是『我是白人怎麼樣?』的那種感覺,所以在那邊也沒有跟什麼白人講過話,他看不到我我也看不到他。」

符合自己的能量,就是在地的嘻哈

從嘻哈起源地美國回到台灣,反觀自己家鄉的饒舌音樂,到底什麼樣的嘻哈音樂可以稱作「在地」?前陣子同屬顏社的李英宏發行了《台北直直撞》專輯,語言以台語為主、國語為輔,被認為是一張風格在地又復古的饒舌專輯,由此切入「在地」,國蛋認為:「英宏的《直直撞》可以讓別人覺得在地是因為,他的創作能量來自於他從小到大『在地』所接受的東西,他原本就是一個那樣的人,他只是寫他的歌而已。」

對於目前市面上大部分的饒舌,國蛋的看法則為:「台灣的嘻哈還是跟著美國流行在走,我覺得這沒有什麼好跟不好,就是看當下創作的能量是不是符合自己。像我,我覺得我的能量在 Trap、流行音樂那種音樂裡散發不出來,但是我在我的 beats 裡面,可以完完全全地釋放我想要表達的能量。」

_U6A8237

如果嘻哈在台灣成為流行?

談到饒舌音樂的精神,國蛋強調:「饒舌歌手不能說謊。」他認為:「饒舌最不需要的就是拐彎抹角,或用很美的詞彙來包裝。」而既然嘻哈的本質是誠實與直接,若有天嘻哈在台灣成為流行,是否會影響其本質?國蛋坦言:「我覺得可能會。但聽眾還是可以分辨出來什麼是商業的歌曲,什麼是你內心想說的話。」但相對而言,當嘻哈成為主流,便能消除大眾對這類樂風的刻板印象,他補充:「現在還是有很多人覺得饒舌就是鼠來寶啊、罵人啊,但如果有一天變成主流的時候,這些刻板印象就是已經完全不在了,變成主流的饒舌,大家就會用流行音樂的方法來看待他。」

新輯治療自信心,編曲之後想學 DJ

「相較於剛發行那天,網路上有些評論留言說:『好無聊噢~沒什麼爆點啊~』現在的評論全部都變成『已經慢性中毒』、『無法自拔』。」新輯《Sunday Night Slow Jams》發行後,國蛋默默關注著聽眾的評價,結果反映出自己嘗試編曲的成功。關於發行之前的疑慮「自己到底行不行?」的心情,也轉變為「我應該對自己更有自信一點。」而玩完編曲的下一步,國蛋還想自己 DJ。「到時候要是可以自己編曲、自己 DJ、自己唱,會想試看看,但不知道行不行得通,我不會抗拒學習任何一件事情。」

_U6A8300

訪談結束,國蛋客氣有禮地向我問:「剛剛的回答都還 OK 嗎?」他是一個仍會有些擔心自己表現的人,即使已經做到九十分,可能還是認為自己只有七、八十分的那種。雖然面對所有問題都非常直接地回答,甚至偶爾不避諱地諷刺自己不欣賞的人物,但當面對自己與作品時,他仍是一個相對內斂與內向的男生。

國蛋小檔案

國蛋,又名 Dr. Paper,2007 年加入顏社,2013 年遠赴紐約求學,並於 2015 學成歸隊,至今已發行 3 張 Mixtape、一張 EP。以洗練的文字描寫文化差異下的衝擊,包括思鄉情緒與身在都市中的疏離感,是本地饒舌代表人物之一。

採訪/撰文:Jessie C. 攝影:林東亮 特別感謝:顏社 場地協力:榕咖啡

關於作者

Jessie C.

「Music Talk 音樂慢慢說」部落格撰文者,書寫音樂的年資不及聽音樂的 0.06 %。太晚發現音樂即人生,也太晚發現「人其實一輩子都離不開自己十八歲時聽的音樂」,於是只好左耳聽台灣小清新、右耳聽黑人 R&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