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丘沁偉:正能量,會讓人迷失正常的自我

0

「那段日子,我也不是沒堅強過,但只要有憂鬱症併發的過往,當我又陷入憂鬱時,周遭的人只會覺得『又來了!』感覺自己永遠都會被社會貼上『標籤』。」

距離上張專輯《背影控》間隔兩年,來自馬來西亞的歌手丘沁偉再以「病患」之姿,重新回歸音樂,今年還未滿 27 歲的他,似乎早已被出櫃與否、憂鬱纏身等關卡,洗練得更加成熟。

IMG_1316

面對這些「標籤」,他淡然回應:「我的經驗是學會接受之後,再負面的事情都能轉化成比較正常的動力,人不是只有靠正能量才能成長。」正面積極的話聽久了,可能更不容易離開舒適圈,比起如沐春風的甜言蜜語,多半更需要當頭棒喝的真相,這也是睽違兩年,在新專輯《病患》中,最想傳遞的聲音。

「我們都是病患,只是有些人病得比較輕,而有些人不願痊癒。」

一開始見到丘沁偉,第一個浮現在我腦袋的形象是——「黑色」。剛好和他那天的服裝相同,他無須多餘的贅飾或者浮誇的外表去裝飾,一切簡單自然恰如其分,在他面前,所有不自然的造作彷彿都會煙消雲散。從平日詞曲創作的靈感來源、專輯名稱到演唱者本身,沒有比《病患》和丘沁偉說出的告白更加赤裸真實。

當所有人一同在摸索世界時,每個人都有病徵,但有些人選擇雲淡風輕地忽略,而有些人卻過分重視,無法抹去其中的一絲一毫。在他的眼中,每個人都是病患,都有自己特有的小毛病或者怪癖,但就算跟別人不一樣那也沒關係,沒什麼好丟臉或避而不談的,人真的不需要把自己變得跟其他人相同。

訪談至此我不禁好奇他有哪些病徵,丘沁偉笑說自己非常討厭雨傘,就算雨下再大也不會撐傘。「我一直不解的是為什麼除了少部分的人會遮陽外,大部分的人都可以直接迎接、承受陽光,但對雨水卻避之唯恐不及。我沒有辜負雨水,也沒有逃開,不下雨我們都會渴死,你現在卻說討厭下雨想要撐傘?」他喝了一口咖啡又接著反問:「有沒有想過有病的其實不是我?」

不需靠正能量過日子,我們僅需回歸「正常」而已

他又接著說自己生的另一個病,就是對於偽善的人非常非常的感冒。「出家門大家都看起來是陽光的乖寶寶,但關起門來,每個人都還是有低潮期,也會做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負面情緒在我們社會上的位置就像性慾,大家或多或少都會有,可是卻是避之唯恐不及的話題,但這卻是要你生孩子傳香火又不准你有慾望一樣的反常。負面的情緒不是被禁止、被討厭後就會消失,過度禁止反而會扭曲失真。

DSC_6512

「我們很常聽到某些媽媽拿路邊的街友當負面教材,叮囑小孩乖乖念書。從小我們受的教育很容易讓我們學會歧視跟自己不同的人,或者鄙視那些自認為沒有自己高級的人,但我們很少注意到自己或許也有很多毛病是不能被接受的、一樣會被鄙視的。」

在銷售幸福感的時代裡,「正能量」名詞本身的價值已經有些超過它所代表的真實意義。在社群媒體的推波助瀾下,大家的生活都是一張張用精緻濾鏡呈現出來的美麗照片,一格格整齊排列在我們個人帳號裡,彷彿世界上所有的人事物都該窩在幸福的泡泡裡頭一起相互鼓舞。萬一有人懷疑起這樣生活的真實性,或做了一些和正能量背道而馳的選擇,便很有可能被貼上「異類」、「有病」的標籤,就像種姓制度一樣,無法扭轉翻身。但說一口正能量真的代表你過得是「正常」的生活嗎?

每個人最好的樣貌,就是能夠好好接受自己

正如新歌〈有鬼〉的歌詞:「我從眉眼到脊椎,全都不夠美。」丘沁偉說以前上健身房時,他老是擔心自己和其他人格格不入。「我們都怕別人不愛自己而因此疑神疑鬼,講白了,我看不起自己但又捨不得討厭自己,所以我把罪名掛在別人身上,我不願意苛責自己,於是請別人來苛責自己,這樣對以前的我來說比較輕鬆。」不過也像他曾在〈背影控〉中柔聲訴說的:「傷口總會好的,痛不必那麼久,那不是你的錯,解釋不必多。」他想再用新專輯提醒大家:「沒有人天天在過年,我們不太可能受傷之後還能嘻嘻哈哈地笑著說明天會更好,我覺得我們都需要去接受悲傷,而不是否定悲傷。」

儘管訪問時,「永遠」、「一直」、「又」這些說出的字眼都很強烈,就像一種審判,判決自己絕對不可能有正常的時候,但現在的丘沁偉絕不會選擇當最完美的人,因為最正常的樣貌理應是,有足夠的度量去理解自己的不完美,接受自己有問題的樣貌後,才是正常的生活。

「不要緊,受傷或者感到悲傷,都不是你的錯。」直率、感性的丘沁偉,就像在每個漫漫不能眠的長夜中,一次次伴隨我們的月亮,沒有熾熱澎湃的熱力,卻擁有最動人的溫度,照亮那個和他一樣迷失過自我、討厭過自己的你。

瞭解更多專案內容:丘沁偉 2016 創作專輯【病患】

採訪/撰文:余如婕 攝影:歐陽瑜、洪子傑

※ 此文章為 flyingV 授權轉貼,請勿任意刊載。

關於作者

Beats

本帳號將會代表Taiwan Beats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台灣流行音樂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