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林宥嘉/只要路過,便會習慣有他的陪伴

0

_U6A6885(ä¿®

如果林宥嘉是一棵樹。

它必定有著佈滿針葉的枝枒,才可以防止大量感性的淚水被殘酷現實帶來的炙熱,蒸發殆盡;它必定生長在曠野的路旁,在旅人的來去,還有四季的更迭中,始終如一;它必定用歌聲在中心掏出一個空洞,讓所有攸關快樂的、寂寞的、遺憾的,亦或痛苦的秘密心事,都可以定居於此。

就像你從不會特別去留意,每棵樹從何時變成如今的碩實模樣,只會記得它從很久很久以前,就一直駐守於回憶風景。在生命中,你可能只在一些時刻,路過林宥嘉。但不管你走進多遠的未來,回頭望,它始終著枝枒,在那裡,歌唱著。

這一棵名為「林宥嘉」之樹的成長,是從《超級星光大道》初試啼聲而開始的。林宥嘉一直以來都在做自己。遇到難過的事,想哭就聲淚俱下,開心時就不顧形象地放肆大笑。然而,他卻可以為了一件熱愛的事情執著許久,從沒有打算停止一切,且越反對越是愛。

這幾年間,他陸續綻放了三張專輯的精彩,找來各式頂尖詞曲創作者與製作人合作,試圖施肥各種面向的音樂養分,讓根可以更扎實地往地下緊握,枝幹可以更奮力扶搖著日光而上,結出甜美果實。

「這次,我希望自己可以做出一張很到位,能感動會講中文的聽眾的華語流行專輯。」這是林宥嘉在當兵時意外得到的體悟,因看見了同梯被電視中傳來的流行音樂所感動,讓他發覺做音樂,除可以向他人展現野心與證明自己外,如果能讓聽眾享受到很好聽的歌曲,就像播種一顆善意的種子在心裡面。就此,萌芽出製作這張新專輯《今日營業中》的念頭。

林宥嘉不僅首度決定擔任起了專輯製作統籌的角色,更找來更多本地優秀的獨立樂手,包括林前源、許郁瑛、余佳倫、謝明諺等人的協力,一同把土翻鬆,加入多樣底蘊,曲風囊括電子、爵士、搖滾等樂種,豐富他的音樂作品。

_U6A6938(ä¿®

這段期間,他則把自己拆成了兩半。一方面努力地將自己能與大眾接軌的作品演繹得更加成熟、自在。另一方面,為了填補自己內心的空缺,私底下的林宥嘉也開頭寫歌。

兩者的總和,便成為這一張《今日營業中》。

林宥嘉憶起,起初進入唱片公司,有時跟音樂人溝通,會感受到他們或多或少帶點「你又不懂音樂,不要一天到晚講想法」的態度出現,這讓個性好強的林宥嘉決定,一定要用跟他們相同的語言對話。不過由於小時候曾短暫學習過鋼琴,他明白自身性格不適合樂理,只好往把樂器練好的路前進。於是,退伍後第一首公開發表的單曲〈兜圈〉便是透過苦學許久的吉他創作而來。

而這段日子以來,林宥嘉確實逐漸以「創作者」的身份開始被聽見。不論是與大象體操、陳昇合作發行的 EP,還是替陳珊妮作嫁譜曲的〈如同悲傷被下載了兩次〉,這些歌一一把這個名字推向到更多不同的地方。「這當中最感謝的是陳小霞老師和珊妮,我常私底下把 demo 傳給她們聽。在找尋自己的過程中,她們像燈塔,給予方向,甚至很早以前就一直跑去跟我的唱片公司講,『你們應該用林宥嘉寫的歌』。」

2014 年與數字搖滾樂團大象體操合作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林宥嘉說,當時無意間在網路平台聽到他們的作品,驚為天人,還偷偷參加了大象體操在政大舉辦的小型音樂會,後經由網路結識,最後甚而決定要一起創作。「不過從認識大象體操的團員們,到真正去做〈口的形狀〉這首歌,大概等了一年的時間。我一直等自己能寫出一個夠成熟的曲,可以真正容納他們的風格,因為我不想漫無目的寫歌,這樣會辜負了第一次合作迸出的可能性。」

「儘管現在仍有許多樂迷比較喜歡自己偏門、 indie 的那一面,但我也想用流行歌讓大家知道,林宥嘉並不只有尖銳的一種樣貌,我本人其實是很 Nice 的。」他篤定地說:「這些年,我一直拼命嘗試寫不同類型的歌,累積到現在的作品量早已可以發表成輯。但仍覺得那些歌還不夠精彩、完整,甚至我也為了這張專輯,跟許多不太會跟我聯想在一起的音樂人邀歌。大家最後聽的成品,算是我過濾下來的作品。」

而「等待」也成為林宥嘉在製作歌曲期間,最常做的一件事。好比,〈我已經敢想你〉囊括了各路爵士樂好手,例如:金音奬最佳樂手的鋼琴家許郁瑛、天方爵士樂團貝斯手徐梵、椰子!! Coconuts 樂團鼓手賴聖文、東京事變吉他手浮雲(長岡亮介)等人,可找尋這些樂手的過程其實並不容易。他表示,〈我已經敢想你〉是在發行《大小說家》專輯後沒多久就收到的 demo,舒適的旋律讓讓他愛不釋耳,不過當時還沒出現合適的人選可以駕馭這首歌的張力,直到遇見浮雲與許郁瑛,才勾勒出它完整的樣貌。

那一年,赴日錄音《口的形狀》單曲的隔天,在工作之外的場合初遇了浮雲,後來浮雲也有了幾次來台灣演出的活動,因而慢慢成了朋友,才有了這次的因緣際會。至於許郁瑛,則讓林宥嘉充滿感激。基於過於喜愛這首歌,讓他在製作的歷程一波三折,他想要找一個爵士底子很深厚的鋼琴家合作,但因為 demo 已經放了很多年,基本上對於這首歌的面貌是「很想保護它、不想輕易讓它被改變太多」。不過林宥嘉仍想讓歌曲可以在對的方向上可以很盡情地發揮,因此在合作對象的找尋上還有疑慮。「當確定要找許郁瑛合作時,且她也願意一起嘗試,其實蠻開心的。她的 touch 很溫柔、很有張力,與這首歌的風格十分接近。如果沒有許郁瑛的加入,是不可能完成這首歌的。」林宥嘉強調,除了浮雲的吉他外,一定要聽歌曲最末將近 20 幾秒左右的獨奏,那是許郁瑛把燈關掉後在鋼琴前完全的釋放,是他認為在這張專輯中,最不可以錯過的細節。

_U6A6914(ä¿®

關於專輯名稱,其實還有另個涵義是「已經準備好了,所以就來吧!」當一個誠實的音樂人,或多或少都會在作品中反映出當下的生命狀態,而《今日營業中》便完整記錄了他這四年未發片的心路歷程——「那段時間,我的確是處於一個被壓抑、不被理解,甚至覺得被強迫的生活狀態。包括我交際的人或生活對象,也常遇到傳播媒體給大眾的印象其實是跟實際上有落差的。」林宥嘉表示,「也因此,〈讓世界毀滅〉這種類型的歌曲,就順理成章出現在我這段時間的作品裡。對我來說,《今日營業中》是技術跟情感面融合最為緊密的一次,用我這些年磨練出的技能,終於做出一個很感性的專輯。」

林宥嘉坦言,過去其實有刻意減少上電視的機率。他認為自己仍跟不太上電視節目的節奏,無法放鬆身心。「不過前幾天我上了一個電視通告,發現自己好像轉性了,變得比較鬆。像是首場《The Great Yoga》演唱會,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是因為生病還是感冒的關係嗎?在舞台上,很打開心房,很想跟大家融為一體,這是一種擋不住的渴望。」

那接下來想長成什麼模樣?林宥嘉想要在音樂製作上,減少使用真實樂器的比例。「現在 sample 採樣的元素十分多元,其實像〈讓世界毀滅〉就有點刻意再往那個方向嘗試,不要錄真實樂器。不過製作人後來還是想錄真的鼓,然後疊在一起。但最後只把錄真鼓的比例降低到只剩下頻率的補足而已。這次在演唱會有安排電音趴的橋段,編曲並不是那種動茲動茲的那種,而是變成自己能夠融合的風格。未來也會希望有機會能跟一些 DJ 合作,感覺一定會很棒。」

你會愛上一棵樹的溫柔守護、還是愛它的翠綠舒坦,抑或它擁抱你的樹洞。或許,樹可能不會愛你,但它會一直在那裡,等待你經過。林宥嘉的作品便是如此,讓每個不小心路過的你我,都習慣了有他的陪伴。不管多累多辛苦,遠走到哪個人生階段,始終都可以找到返回的路。

林宥嘉小檔案

2007 年以歌唱選秀節目《超級星光大道》第一屆冠軍的身份出道,至今已發行《神秘嘉賓》、《感官/世界》、《美妙生活》、《大小說家》、《今日營業中》等多張作品,曾憑《神秘嘉賓》入圍第 20 屆金曲獎最佳新人獎、憑《美妙生活》入圍第 23 屆金曲獎最佳國語男歌手獎與最佳國語專輯獎、憑《大小說家》入圍第 24 屆金曲獎最佳國語男歌手獎。

採訪/撰文:戴居 攝影:林東亮 特別感謝:華研音樂 場地協力:海邊的卡夫卡

關於作者

戴居

曾任 Blow 吹音樂與娛樂重擊旗下音樂網站 Taiwan Beats 採訪編輯、第四屆中壢發條音樂節行銷組長。現為「台灣搖滾映像誌」共同策劃人暨主編、「台灣音樂書寫團隊」成員之一,並於好意思 Café 擔任演出活動企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