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 Clockenflap 創辦人 Justin Sweeting/音樂節裡的魔幻時刻

0

Clockenflap 香港音樂及藝術節於 2008 年由 Mike Hill、Justin Sweeting 及 Jay Forster 三位好友共同創辦,希望能創造一個互動性高且多元綜合的展演活動。音樂節的核心特點如同香港隨處可見平民美食「雜碎麵」,將各式各樣的食材共煮一爐,自然而然形成別具一格的美味。

除音樂外,Clockenflap 也提供美食、電影、裝置藝術等不同體驗,吸引各式人群參與。自 2008 年創辦至今,Clockenflap 已邀請許多重量級的國際級樂團、音樂人參與,包括去年的 New Order、The Libertines、Damien Rice、Chic ft. Nile Rodgers 和 Clean Bandit,及今年已公布的 LCD Soundsystem、Sigur Rós、Foals 與陳綺貞。

我們榮幸邀請到經驗、閱歷豐富的創辦人兼音樂總監 Justin Sweeting 分享關於音樂節策展的經驗。訪談間他提到,1995 年的 Glastonbury,對他而言是一次重要的經驗,當時才十七歲的他,從香港飛到英國參加大型音樂節,第一次見識到完全不同的大世界,所有的樂團與演出都非常新鮮、有趣且令人興奮,進而成為他創辦 Clockenflap 的原因之一。

— 關於 Clockenflap 音樂節

Q:您認為自己主辦的音樂節,與其他音樂節最大的不同?是什麼吸引樂迷來參與?

A:一開始我們對 Clockenflap 的想像是創造「體驗感(Experience)」。The Clockenflap’s Experience 從來不只是音樂或單一位藝人,而是聚集在這裡的所有事物,在同一時間混合在一起的感受,包括音樂、藝術、美食、電影和家庭互動,當然,策展製作和安全管理等行政庶務也包含在內,所有的一切再加上美麗的香港天際線(Hong Kong skyline)讓 Clockenflap 成為一個中西合璧、獨一無二的活動。我們專注的重點一向在於「全面」、「整體」的體驗。

Clockenflap 2015- Chris Lusher1[1][1]

Photograph: Chris Lusher

Q:去年 Clockenflap 邀請了不少香港及台灣音樂人(血肉果汁機與盧廣仲)參與演出,今年邀請了陳綺貞,請問您是依什麼標準選擇藝人?

A:我們一直密切關注台灣的樂團,對台灣的音樂場景很感興趣但也有些嫉妒,因為台灣的音樂品質很高,而且有好的場館、好的建設,也有媒體關注,這些都是我們在香港希望達到的條件。

每年都有很多台灣的朋友向我們推薦樂團,列出長長的台灣樂團名單後,經過討論、最後才決定出最適合 Clockenflap 的演出名單。找尋樂團與音樂節、樂團與樂團間的關聯性,以及樂團對觀眾的意義是非常最重要的。

Clockenflap 盡可能保有橫跨不同類型的演出,無論是有名氣或大編制的樂團、正在崛起但充滿能量的新樂團,我們都會邀請。2013 年我們邀請了 Manic Sheep,當時他們是非常新的樂團,但同時我們也邀請了法蘭黛,他們則是已在樂迷間擁有一定名氣的樂團,我們知道兩個樂團都是香港樂迷希望看到、對樂迷來說也是有意義的。

Q:承上題,具有什麼樣特質或有什麼樣演出魅力的樂團,會成為您們的選擇甚至主動邀請?

A:他們必須現場感十足、音樂中流露出的真誠也相當重要。我們希望音樂節整體的樂風是中性的(neutral),沒有偏向特別的風格,所以我們廣納各種樂風,例如獨立搖滾、嘻哈、 流行、古典、爵士、民謠、電子⋯⋯等。我們重視的是這組藝人對音樂的想法,他們的創作是否擁有獨立的思考和靈魂?他們的作品能否打動觀眾?他們能否在音樂節中為樂迷創造出獨一無二的時刻(magic moment)?我們不只在乎藝人本身,也在乎音樂節中與藝人關聯的所有事物,包括演出舞台、時間,以確保我們的規劃能有最大的機會發生 The Magic Moment。

12238369_10153784460743415_4824827096544957536_o

Photograph: Kitmin / Clockenflap Facebook Page

— 音樂節與城市發展

一個個性鮮明的音樂節,必然和它所處的地點有所關連,Justin 接著談 Clockenflap 與香港的關聯,及音樂節對香港影響。

Q:您認為一個音樂節需具備哪些特點才能成為一個地方的特色?

A:地點當然是一個因素,我們的舞台在城市裡、我們的背景是香港天際線。Clockenflap 位於香港的心臟地帶,易達性高,我們將音樂節打造成符合香港人心目中能接受的樣子,我們不是露營式的音樂節,人們可以自由來去。「人」是對音樂節特色貢獻最多的部分,人們大多數談論 Clockenflap 都會提到「氣氛」,是正面樂觀的,這要歸功於參與的人,是香港人造就了 Clockenflap 獨特的氛圍及文化。

12307358_10153783257803415_4138690012098435381_o

Photograph: Kitmin / Clockenflap Facebook Page

Q:音樂節的主題要怎樣才能完整呈現,並且形成一種標誌?

A:我只能從我們怎麼做來回答這個問題。我們非常仔細地培養、管理我們的品牌,對我們來說「品牌就是體驗,體驗就是品牌」,當你想到這些,你就會改變看待事情的觀點,有些音樂節有殺手級的 Lineup,但對我們來說「體驗(Experience)」才是最重要的。

Q:音樂節對於地方的發展或經濟是否有一定的影響力?

A:絕對有,我們知道 Clockenflap 的經濟影響力。每年有數千人從海外飛到香港參與音樂節,我們從票券獲得的數據顯示,去年參與音樂節的觀眾有百分之十五來自香港以外的地方,他們來到香港並帶來經濟效益,就像任何觀光活動一樣,但當然也有來自本地的經濟效益,這些不只影響整個音樂產業,也影響著每個藝人,我們希望透過音樂節帶起香港週邊產業的發展。

12322855_10153780635103415_2870293222198290721_o

Photograph: Clockenflap Facebook Page

不只是 Clockenflap,其他的文化活動也對經濟和文化有重要影響。遺憾的是,身在香港的我們,時常忽略這點,關於文化活動的價值。但你知道西方明白且重視這點,香港在這方面有些落後,希望我們可以趕快追上。

— Clockenflap 針對去年票券問題的回應以及目前面臨的挑戰

去年,Clockenflap 最惹爭議的一點是票券上的 QR code 讀取問題,讓許多持票的樂迷無法順利進場。關於這點,Jusitn 將與 Clockenflap 目前面臨的困境一併回應。

Q:Clockenflap 入場與購物皆採電子的形式,但去年曾發生入場 QR Code 因為登入名稱是中文而無法入場的狀況,網路上也曾批評此音樂季過於崇洋,您對於這些缺失有什麼建議,今年的應對方式是什麼?

A:票券的部分,當時是因為讀票機的設定不正確,我們大約花了半小時修復,我希望 Clockenflap 的流程能越簡單越好,所以我們一直嘗試改進,我們完全需要改善這部分。

關於崇洋、西方中心(Western-focused),首先回顧歷史,節日慶典在西方,從遠古人民崇拜異端偶像就已經存在了,所以類似音樂節的活動是他們的慶典,雖然隨時間推演已漸漸發展成不同樣貌,但這些靈感和起源始終來自西方,我認為我們拿取了一些當時的元素,但我們的重點仍是如何讓音樂節與香港有所關連,並確保這是一個以當地為重心的活動。我想不到任何一個音樂節能像 Clockenflap 將中、西結合得這麼好,並且努力透過音樂節認同「我們是誰」——我們來自香港、我們擁有多元文化。我不同意我們是崇洋、西方中心的(Western-focused)。

另外,因為我們的票券上有數據紀錄,大部份前來參與的人都是香港人、中國人,再來才是是本地的外國人,然後才是觀光客。Clockenflap 主要的觀眾是本地人,主要的表演單位也是香港人。

12291028_10153778893178415_4730511934868463600_o

Photograph: Kitmin / Clockenflap Facebook Page

Q:目前面臨最大的執行挑戰與難關是什麼?

A:在台灣,大家能夠理解音樂節是什麼,也會主動參與音樂節,但在香港,我們沒有這樣的條件,因為香港的音樂節很少,我們一直面臨的挑戰是:我該如何讓不知道這個音樂節的人了解音樂節?你很難體會一個你不曾在場的活動。而行銷的困境則在於,我們不像許多音樂節有那麼多曝光的機會,我們沒有音樂節的文化,這是我們每年都必須努力克服的。不過我喜歡目前的狀況勝過已經發展完全的市場,這樣的挑戰對我來說比在英國、美國或澳洲舉辦音樂節有趣,因為有無限發展的空間,在成長曲線上位於上坡的位置,比在頂端令人期待。

另外,安排出有凝聚力和認同感,且符合所有需求的 Lineup 是非常困難的,Clockenflap 花很多力氣在這方面。我們不能把一個東西擺進音樂節,就說他囊括了一切,也不能有單一、不夠周全的想法,例如:我們希望有一個台灣的樂團來表演,因為這樣台灣人就會來看音樂節。這是不足夠的,也不是我想做的東西。我們必需理解所有的事情,譬如說陳綺貞的歌迷可能對 José González 感興趣,所以如此的節目安排,彼此間就能有所連結。對於任何從事音樂節策展的人而言,最大的挑戰就是如何安排出流暢的節目表,並讓節目間擁有許多關聯點(touch points)。

— Clockenflap 對 Justin 的意義,Justin 對 Clockenflap 的期待

20160420_Clockenflap_138-EDIT-KELYN[1][2]

Clockenflap 提供

自 2008 年舉辦 Clockenflap 音樂節至今,最令 Justin 難忘的經驗是先前不斷提到的 The Magic Moment,他說:「在每個區域,每個人都享受著生命中的時光,不在乎外面發生了什麼事,就在那一刻、那個當下,一切的發生都濃縮在一起映照在觀眾身上。看見這一幕,我才真正覺得,在 Clockenflap,我們擁有非常獨特、只能與身旁的人分享的時刻。」而讓音樂節持續對香港產生正面影響,並成為整個城市能為之驕傲活動,則是 Jusitn 能夠持續下去的動力。

關於 Clockenflap 音樂節,Jusitn 不斷強調也在最後提到的是:「你選擇去音樂節的目的、你會記得的事情,可能跟音樂一點關係也沒有,而是坐在草地上與朋友聊天、或是去看其他莫名其妙、與音樂無關的藝術作品,例如在 Cabaret Tent 裡的裝置藝術。但最重要的是,你必須在現場,因為 The Magic Moment 無可預期,隨時可能發生!」

今年 Clockenflap 將於 11 月 25、26、27 舉行,卡司與活動相關訊息仍陸續公佈中,請密切關注 Clockenflap 粉絲專頁官方網站

關於作者

Jessie C.

「Music Talk 音樂慢慢說」部落格撰文者,書寫音樂的年資不及聽音樂的 0.06 %。太晚發現音樂即人生,也太晚發現「人其實一輩子都離不開自己十八歲時聽的音樂」,於是只好左耳聽台灣小清新、右耳聽黑人 R&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