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慢慢說/越難過就要越開心地唱

0

_U6A4813

悲傷的人不少/快樂應該去哪裡找
世界亂了陣腳/現在就需要一帖解藥
── 慢慢說〈纈草根〉

他們寫的歌,多半是快樂、且充滿著正向能量的,一開口,氣氛就變得熱熱鬧鬧。原以為他們應該是樂觀的人,直到在訪談之間,才發現自己錯了。由歌唱選秀比賽出道的主唱利得彙與吉他手沈志方,因在 2012 年的春天吶喊結識、組成了「慢慢說」,一個雙子、一個處女的組合,本身就是反差感極大的存在。如同團名會如此命名,是為了提醒自己放慢說話的速度。而他們只是試著用愉快的音樂撫慰同樣脆弱的同類。越是難過,就要越開心地唱。

2014 年發完首張專輯,隔年便奪下金曲獎最佳演唱組合獎,談起新作與第一張專輯的製作差異,兩人一致認為在創作心態上有著明顯地進步,沈志方說:「以前寫歌的題材普遍都還是從生活方面下手,直到在製作這張專輯時,才開始思考一些比較深層的議題,包含著自己的情緒。如果創作沒辦法跟著創作者一起長大,音樂就不能代表自己了。」

在認真之餘又不忘搞笑,自嘲其實是內心戲的比例變高了。「也許有些人會覺得專輯名稱會取《驕傲地愛著》是在講『愛情』,但廣義來說,還有很多不同的面向,包括家人、朋友,我們在探討的主題是『愛』。」利得彙則以新歌〈纈草根〉補充說明,這是一種具鎮靜、有抗焦慮作用的草藥,就像「慢慢說」的音樂,要幫你找回安定內心的力量。「在創作時,我們會避免把自己的負面情緒放大,盡量抽離自溺的情況,原因是希望自己的音樂不只在幫樂迷舔傷口,而是用漸進的方式,告訴你說其實一切過得去,讓我們一起去面對這些難關。」說加油對療傷一點用也沒有,要幫你解析問題的所在。

_U6A4749

除了心境上的成長,製作面也添加了不少武器。好比,與日本演奏樂團 Nabowa 有了緊密的合作,替他們的創作編上了華麗卻清爽的新衣。 這次同樣也參與新歌編曲的沈志方,也有了十足難忘的回憶。「在合作上,會發現他們真的很注意小細節,譬如說,在歌中加入一些小小的電子音色,雖然那些元素可能微小到容易忽略,但對於整首歌來說,卻增色許多。」他舉例,如新歌〈多傻〉,可以從旋律中發現一種很特別的音色,這是由 Nabowa 的吉他手 Kanade Kageyama 經由吉他錄出一段旋律的單聲道音軌(mono track)後,再把它反向播放(reverse)、取樣(sampling)後, 切成一段一段的聲響放進歌裡面所造成的效果。「從他身上學到的是,吉他為什麼一定要是吉他,任何樂器錄起來的東西都能算是一個 Sample,任何 Sample 都可以當作是編曲的元素。」

_U6A4886

製作人之一陳建良(小馬叔叔)則是促成此次合作能順利進行的重要關鍵。慢慢說形容,他不止是製作人,更是一個全能的音樂人,包括擔任台日雙方的溝通對口、連錄音、混音、後期製作都一手包辦,就像一超強的 CPU 處理器,把所有東西統合成一套完整的系統。沈志方對他十分欽佩:「小馬老師是少數會負責 Miking 的製作人,他會很清楚掌握住唱歌的語氣、樂器配置的細節,都稱他為『超人製作人』,會想要成為像他這樣子的音樂人。」

此外,他們也與前作的製作人陳建騏再續前緣。「跟小馬老師相反,建騏老師最厲害的是,他會把 reference 很精準的丟給你,同時也會給你指令,舉例來說,他只需要 reference 裡面的某幾樣樂器,直接從小細節抓到重點,再衍伸成為一個大的範圍,給編曲人一個很明確的方向與態度去執行動作。」沈志方接著拿主打歌〈說〉當例子,此曲原走偏 trap 曲風,並加入很多合成器的元素,但後來被陳建騏建議改成樂團三件式的編制編曲,藉以加強情感渲染的力量。

在製作上有遇到什麼未預想到挑戰嗎?

沈志方深思許久後表示,是與另一製作人許哲珮的合作。她打破了原先 DEMO 賦予的音樂想像空間,在編曲方面給了自己極大的挑戰,像〈喜歡待在家〉起初只是一首小品情歌,後來聽了許哲珮的建議,才編成 Gypsy Jazz 曲風。「在音樂上,她會很清楚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讓你在錄音時感到很放心。此外,她還有很多長才,像是綁辮子、催眠、還有 Pro Tool 的 Editing 軟體,她用的速度超快!跟她相處後,才會知道說,她的才華多到很恐怖,讓人覺得:『哇~你到底還可以有什麼東西。』我覺得許哲珮有很多神祕的地方值得讓人深深去挖掘。」

在唱〈説〉的歌詞,則讓個性較外放的利得彙吃足苦頭。「這首歌由葛大為老師填詞,他把我心裡面好多說不出口的結,赤裸裸地攤開了。再透過溫柔的文字,讓我得到情緒的釋放。我覺得不管外在是怎麼快樂的人,還是一定會有這樣的時候,需要面對自己的陰暗面。」

_U6A4853

繼續追問那你們是怎麼面對自己的陰暗面?

「應該是唱歌。真的很不開心就邊唱邊哭,讓眼淚跟著音樂流下來,所以我很需要一首能夠釋放的歌曲。」利得彙笑著說。

「我的比較俗套一點,就是透過打電動釋放壓力,像是玩射擊遊戲,打爆對方的頭之類。我覺得男生在心情上比較容易看開。」沈志方則故作灑脫說道。

至於,下一個階段有沒有什麼具體的目標,沈志方直言,要更專注在音樂上,精進自己的技術。現在的他開始研究起新音色產生的可能性,想減少常見編曲的基本五元素(鼓、Bass、吉他、鋼琴、弦樂),嘗試加入更多 sound design 出來的音色,讓旋律更具豐富性。利得彙則希望加強表演的好看性,她說:「我自己很喜歡百老匯的演出風格,最近也聽了很多 Electro Swing 的音樂,我很想要去學踢踏,然後結合這些要素,完成更有趣的一場 SHOW。」兩個人轉頭對看,然後又笑了。

儘管日子再難過,他們也要用音樂慢慢說、慢慢唱,樂活每天的精彩。

採訪/撰文:戴居 攝影:林東亮 特別感謝:AMUSE 場地協力:特有種商行

關於作者

戴居

曾任 Blow 吹音樂與娛樂重擊旗下音樂網站 Taiwan Beats 採訪編輯、第四屆中壢發條音樂節行銷組長。現為「台灣搖滾映像誌」共同策劃人暨主編、「台灣音樂書寫團隊」成員之一,並於好意思 Café 擔任演出活動企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