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滅火器/重生之後

1

DSC_3471

伴隨著成名,過度的鎂光燈曝光、以及被侷限塑造的形象與自身相異,都讓滅火器的生活品質、創作慾望開始每況愈下,甚至還爆出了面臨解散的危機。所幸最後只是虛驚一場,在前往石垣島閉關沉澱後,大夥才重新有了共識,同時也催生出新作《REBORN》。

從開場在台北作困獸之鬥的無可奈何;中途經歷起落的十字路口,試圖逃離焦躁的狀態找出路;最後選擇坦然面對自己的不完美,迎向島嶼的天光。青春確實再會了,但人生的路仍要繼續向前行。

第一站:出走不只是要找回自己

「命運啊愈是戲弄/就愈唱愈大聲/希望我的勇氣/陪你向前行」-〈繼續向前行〉

被問及對於「重生」的定義,團員們有不同的看法。吉他手鄭宇辰理直氣壯地答道:「一定有經歷過不愉快的事,把你擊倒,讓你的身心靈受折磨,才會產生這樣的念頭。可是當你覺得自己『重生』了,就代表已經脫離過去的陰影跟痛苦,重新再站起來了。」

貝斯手皮皮則反駁,並不見得要發生事情才能重生,有時只是內心的一個想法有所轉換。鼓手吳迪進一步補充,以前的狀態是,只要日常有空閒時間,就會不知道要幹嘛。生命只剩下生存,不懂得生活。「過去的我們在休息的時候,完全不知道未來的下一步該怎麼走,所以就會很焦慮,沒辦法真正的放鬆。但現在就很簡單了,整個一年、三年的計畫就都規劃好了,該如執行與分工也都很清楚,所以輪到你休息的時候,反而就會很專心的休息。」這些都是他們過去從沒意識到的體悟。

於是,新專輯中的滅火器有別於以往,聲音表情更放鬆了。比方說,〈南國的風〉減少了音樂風格原先的熱血沸騰,改以輕快的曲調詮釋叛逆,心態上更顯成熟。而愜意合唱,作聲音採集的〈今天喝酒了〉則展現出白爛的一面,主唱楊大正說:「我竟然可以這麼誠實,把那麼丟臉的東西寫成歌,這一定要在喝醉的情況下才寫得出來。就覺得很白癡,但很感謝大家答應可以收進專輯裡,因為很想把自己這個面向分享給大家。」

第二站:與日方交流,吸收養分

今年,滅火器首度前往日本拍攝新歌 MV,新專輯更收錄了因合辦 Far East Union 而結識、日本龐克樂團 the HIATUS 主唱細美武士跨刀的首支英文單曲;同時預計在 6/8  發行《REBORN》專輯日盤,此版本也特別收錄 Husking Bee 主唱磯部正文填詞合唱的〈残像モーション〉,以及獲第 26 屆金曲獎最佳年度歌曲〈島嶼天光〉、社運現場傳唱經典〈晚安台灣〉的日語版本。

聊及與日本牽起緣分的契機,時間可以倒轉至 2012 年,滅火器首度受邀參加 Summer Sonic 演出的那刻。「我們就是在那認識現在的日本經紀人川崎英和,」他們憶起這段往事邊笑邊說,「起初他只是來找我們跟 Locofrank 一起在日本、台灣作聯合演出,沒想到大家還滿臭味相投的,後來就變成很好的朋友。」好比是,自 2013 年發行《再會!青春》專輯之後,便長期合作的混音師「北口剛史」也是透過川崎英和的介紹而認識。「小時候聽很多音樂,最初是歐美的搖滾樂團,再大一點就接觸到很多日本的音樂,包括 Hi-Standard、Husking Bee、Brahman,對我來說,他們在日本都是傳奇人物,到後來也不知道是什麼機緣,可能是理念相近的人總有一天會遇到,就開始不斷有了交流的機會。就像我們還跟偶像磯部正文一起合唱自己寫的歌,完全像夢一樣,我還真的有偷偷掉眼淚,太酷了!」大正害羞地說。

在接觸日本方後,坦承也讓自身經驗迅速累積了不少。鄭宇辰認為:「主要是他們的工作型態、日本人分工很細,經紀人該做什麼、技師該做什麼、音控的觀念⋯⋯然後對活動流程的掌握很細膩、很精準。」皮皮也點頭認同表示道:「主要是工作態度啦,他們在什麼時間做什麼都很清楚,雖然喝酒就像個白癡,但在台上就像神一樣。」透過跨國界的合作,碰撞新的音樂火花,也讓彼此的樂迷可以有機會交流,然後凝聚起來。

第三站:實踐自身對音樂產業的想像

「海上的島嶼住著不願認輸的人/發出迷人的光線」-〈早安台灣〉

「去年我們決定不解散的前提是,一定要有新的工作型態。」2015 年八月,滅火器開始籌備自組公司「火氣音樂」,不僅希望擴大樂團發展的可能性,最重要的是去實踐自身對於整個音樂產業的想像,「回饋」便是現階段要達成的目標之一。「我們一路走來,受到很多前輩們的關照,才有機會可以茁壯。也許滅火器可以作為一個整合的角色,將所累積的經驗及資源傳承給更多對音樂有熱情、有熱度的年輕樂團,協助他們少走一些冤枉路。」舉例來說,他們想跳脫以往單一的經紀合約制,更有效地將資本(例如:演出資源)分享給合適的樂團,目前有合作的,包括隨性胖虎猛虎巧克力

DSC_3509

而火氣音樂下一步大計畫是什麼?滅火器表示,要想辦法更貼近觀眾。「其實活到了這個年紀,早不會有明星夢,或想過奢華的生活,我們想要做的事情就是玩音樂、 做音樂,用音樂跟大家做朋友。所以觀眾在哪裡,我們要自己去把他找出來。」也因此,才有了舞台車巡迴的構想浮現,大正笑說:「不過成本實在太高了,而且如果使用募資的方式也有很大風險,以火氣音樂現在的規模,我們評估應該要循序漸進,才會改為走訪全台各地的小型巡迴,為每個地方量身安排歌單,希望近距離與在地人當朋友,交換生活體驗。」他們更興奮表示,除了表演外,中間都是穿插滿滿的校園,每個地點可能會待個三、四天,空檔就可以一同耍廢,大玩特玩。

此外,成為有獨特品味的策展團隊也是他們的方向之一。「今年的大港開唱,我們就有策劃一個舞台,以前還在『Che Studio』,我辦了兩年的『鄭南榕 我主張』的活動,從今年開始就轉由火氣音樂執行。我會希望策展這一塊,未來我們會有屬於自己 label 特色的活動,甚至是跟國外結合的東西。今年是我們發片年嘛,所以人也不能太過貪心,事情一件一件做好。」大正認真地說,第二輪巡迴結束後,緊接著下半年將全心投入海外巡迴與年底的大型專場 ON FIRE DAY。走過而立、後青春期的他們,熱血還在,只是用更溫柔貼切的方式關心周遭生活大小事。只要歌還有力氣唱著,滅火器就毫無畏懼。

採訪/撰文:戴居 攝影:黃詠靖 特別感謝:火氣音樂

關於作者

戴居

曾任 Blow 吹音樂與娛樂重擊旗下音樂網站 Taiwan Beats 採訪編輯、第四屆中壢發條音樂節行銷組長。現為「台灣搖滾映像誌」共同策劃人暨主編、「台灣音樂書寫團隊」成員之一,並於好意思 Café 擔任演出活動企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