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丁噹:一旦上了台,就是要把你們全吃定

0

DSC_0766

有一種歌手,未必一開始就能張牙舞爪的抓住眾人眼球。但時間一久,你的播放歌單裡一定有她的名字。出道 9 年、8 張專輯、30 首戲劇主題曲、4 次個人巡迴演唱會、85 座音樂獎項、參演節目片段視頻一周突破 200 萬觀看人次。我們並不打算只用這些數字說明丁噹在華語音樂圈的意義。但無論音樂產業如何改朝換代,類型如何推陳出新,情歌這一品種卻長生不老的永遠有一席之地。我們不必一一舉例過往有多少站上浪頭的情歌天后,但這個世代的這個位子,無疑是讓丁噹坐穩了。

但當人們還在丁噹往昔的怨曲漩渦裡打轉時,這次新專輯裡他已試圖脫離悲情迴圈。專輯同名主打歌〈當我的好朋友〉用一種更明快爽朗的節奏,告訴城市裡的紅男綠女,當愛情走到盡頭未必不能柳暗花明,即使沒有一個對的人等在那裏,至少你還擁有自己。這是丁噹多年自苦情歌脈絡一路發展下來勢必要翻出的新體悟。這樣的轉變也非偶然。從出道時演唱多部戲劇主題曲先聲奪人,卻難免落入「歌比人紅」的境況,到後來憑藉多次巡迴演唱會越發綻放個人魅力,而去年赴大陸參賽《蒙面歌王》則讓她歌唱事業再往上翻了一番。但對丁噹個人而言,最珍貴還在於當化身節目裡引吭高歌的黑天鵝,同時出乎意料地也將內心隱藏多年的心魔徹底釋放。

從 13 歲父母離異讓他心中總懷抱一個不完美缺憾,到黑天鵝一役後擺脫糾纏多年的不安全感。丁噹一路走來,不是灰姑娘南瓜馬車的一夜傳奇,但這個當年隻身飄洋過海來台追尋音樂夢想的女生,從未放棄用天賦的歌聲為自己寫出美好結局。

Q. 主打歌〈當我的好朋友〉有較明快的節奏,歌詞也不再那麼強調脆弱易感的心境,算不算一種突破的新嘗試?

我一直想突破自己,同時也在思考除了情歌外,自己要以什麼樣貌呈現給大家。其實火象星座的人個性都比較瀟灑,包括去年參加《蒙面歌王》,在舞台上有比較搖滾、比較 High 的表現。這次〈當我的好朋友〉這首歌裡,就順勢呈現一個蠻有個性的丁噹。

很多朋友都說:「哇,丁噹也可以這麼帥氣。」我喜歡給大家這種驚喜感。

Q. 談談這次新專輯《當我的好朋友》的製作概念,有哪些和過去不同的地方?

這張專輯籌備了兩年,其實就是休息、沉澱、然後重新再出發。以前每次站在舞台上唱歌時,常常會有不肯定自己的時候。當然原因很多,像丁噹除了唱情歌外還可以做什麼?所以這張專輯錄製前我去了一趟紐約進修、去生活,那邊真的是一個音樂非常多元化的地方。我去當學生,上了音樂、舞蹈課。當這段休假結束回來後,又遇到《蒙面歌王》的邀約,等節目結束後就準備新專輯。

以前自己的作品都給人一種「很悲傷、很可憐」的印象,是屬於比較柔軟的一面,但這次則要把自己較為剛硬的另一面展現出來。我們在經歷分手的時候,一定會哭、會傷心,然後呢?當然還是要繼續往前走啊!這張專輯其實也算送給自己的一張專輯,「當我的好朋友」,當「自己」的好朋友。所以才想這次專輯可以有不同類型的曲風,比方說有電子、有搖滾、有嘻哈,展現更多不同面貌的「丁噹」。

Q. 你剛說到每個人分手都會哭,你上一次因此而哭是什麼時候?

哈哈,已經很久了。其實在我剛出道時有一段感情,當時還沒完全分手。對方在內地,所以我來台灣後就算是遠距離了,而且到我成為唱片歌手後,不同的生活模式下導致兩個人無論在想法或話題上都越來越遠,就覺得該是時候說再見,他應該找一個更適合他的人。

Q. 那段戀情維持多久?之後如何度過分手的低潮期?

那段戀情談了五年,其實算久了,後來也花了很長時間度過低潮,方法就是大哭吧(大笑)。而且一方面還要繼續工作,但火象星座的人常常在大家面前表現一副我沒事的樣子,然後回到家哭得死去活來。但也讓我了解唱情歌的歌手,一定要感性。

當你自己在面對感情時的領悟與感受,把這些細微的東西放到情歌裡時才會富有生命力。所以這也是現在大家為什麼覺得丁噹唱情歌,有她獨有的味道。我在詮釋情歌的時候會有一點憂傷,又會有一點力量。黃小琥老師曾經說我的聲音像一條牛仔褲,還蠻禁得起磨,但又有一種質感在裡面。我的聲音的確比較粗顆粒,所以我很喜歡這個比喻。

Q. 江湖傳聞當時簽入滾石時,你在錄音室僅試唱了 7.5 秒就錄取了,是真的嗎?

DSC_0857

其實那時我在杭州的 PUB 駐唱,有滾石的同事來聽我唱過歌後,回去跟老闆說有個女孩唱得不錯。後來老闆親自來 PUB 現場聽我唱,當時我唱的是 Whitney Houston 的〈I’ll Always Love You〉。不過不是特別安排,就是剛好唱到這首歌。老闆聽到副歌時就跟同事說這女生不錯,我們就來簽吧!當下就對我說這件事,我當時心情很激動,一方面是覺得歌唱夢想終於可以實現,另外是那時期滾石很多歌手我都好喜歡,像華健哥、曉琪姐都是我崇拜的對象。

Q. 後來簽約後好像也沒有立刻發片,當時遭遇什麼困難?

因為我是從內地來台灣發展的,所以剛來時有很多不肯定的狀況,讓我比一般人更容易害怕,還記得我第一次進錄音室就錄到崩潰,我跟製作人黃國倫說我不想唱歌了。我在正式發《離家出走》前,在滾石錄過半張專輯,那時候錄完我就說我不想唱歌了,因為以前在 PUB 駐唱都唱別人的歌,都是 copy。可是當你一進錄音室,發現要自己詮釋一首完全沒有人唱過的歌,你要思考怎麼去表現。還有第一次聽到自己聲音從耳機裡那麼清楚,包括呼吸聲,都讓我面對一個全新又未知的狀況。

來台灣也是,剛來的時候覺得自己很像個背包客,沒有家人、朋友,除了工作以外就都是一個人。所以那時候其實內心壓力非常大,但卻又沒有對戲可以訴苦,做什麼事情也都是怕怕的,怕自己做錯事,不被接受。

Q. 近幾年的形象在被往前推出來讓觀眾把人跟歌結合在一起的感覺了。但剛開始唱紅戲劇主題曲,有感覺那個階段「歌比人紅」嗎?

會。其實直到第三張專輯《夜貓》前,那三年我都是處於非常沒有安全感的狀態。雖然第二張專輯的〈猜不透〉,大家就開始會去 KTV 唱,但直到唱了《下一站,幸福》這部劇的歌被大家聽到,才算真的打開知名度。可是因為我沒有演這部劇,所以大家對丁噹這個人也不清楚,但我去一些頒獎典禮唱,大家還是能跟我一起大合唱。可能也是因為這樣吧,就真的去唱了很多偶像劇的歌,大家只聽到我的聲音唯有見到我的人。這兩年就有比較多的曝光,讓大家知道丁噹是怎麼樣的。

Q. 當時歌走在人的前面,算是一種策略,還是偶然?

我覺得也是一種機緣巧合,我出道時也沒有想過我的歌會去搭劇。其實《下一站,幸福》不是為了這部劇特別去唱,是剛好製作人玉珊姐來公司開會,聽到〈我愛他〉這首歌,覺得這首歌非常適合那部戲,是這樣才開始了合作,也才慢慢變成後來有所謂「偶像劇歌姬」這件事。

Q. 目前怎麼看自己在樂壇上的定位?會抗拒一直當所謂的「情歌天后」嗎?

其實沒有想過要自己如何去定位。我永遠覺得說隨便大家要叫「情歌天后」也好,「偶像劇歌姬」也好,對自己來說,我就是「歌手」丁噹。

其實在之前的專輯也會放一些比較輕快的歌,後來發現大家去 KTV 唱歌,依舊還是在唱我的情歌。也許吧,情歌就是療傷,可以帶給大家在經歷愛情時很多陪伴。所以現階段我不排斥唱情歌這件事情,但我希望有更多不同的呈現。我也會在開唱片製作會議時說:我可以有一點唱跳嗎?哈哈,因為我還是很喜歡跳舞。所以封號對我自己來說沒有那麼重要。如果我的歌大家聽完後,對自己的人生、感情有一個全新的審視,或是在挫折時有一個力量,對我來說就足夠了。我每次會看到歌迷在社群網路上留言給我,說他們經歷了什麼,聽到我的歌給他們什麼感觸,或是怎麼樣成為我的歌迷。我覺得那一刻真的……,比我拿什麼獎都來得更加有意義

Q. 2015 年參加《蒙面歌王》迴響很大,你參賽時選歌的標準是什麼?又為什麼是以黑天鵝形象出現?

蒙面歌王》的選歌,我們是去了 KTV 唱歌,哈哈哈。我們那天是去 KTV 唱了大概四、五十首歌,然後把一些覺得還不錯的用手機錄下來,發給製作人聽,然後也給導演組聽,大家都會給意見,比如今天適合哪首歌,或這個編曲怎麼處理,大家都會討論,歌曲就這樣慢慢確定下來。至於黑天鵝也是大家開會到最終討論的結果。我到現在還是覺得黑天鵝很像丁噹。一般大家都會認可白天鵝,就是非常的美。但是你看到一隻黑天鵝在湖面上的時候,他有一份距離感、孤獨感,有一種驕傲的美。我是很沒有安全感的人,這次黑天鵝的角色給我很多力量。當我站上舞台,我告訴自己我就是黑天鵝。

我以前衣櫃全是黑色衣服,黑色能給我安全感。我的不安全感可能也來自家庭,13 歲時父母就離婚,家庭給我一份不安全感。後來我一個人拿著行李去各地 PUB 駐唱,要一個人去面對外面世界,對一個女生來說你不得不快速武裝自己,強迫自己長大。其實我不喜歡長大,可是你必須被迫長大。所以我喜歡穿黑色,可以讓我比同年齡的人看起來大一點。我後來跟大家分享這些事的時候,他們就說,那就黑色呀,黑天鵝很適合。

Q. 黑天鵝感覺也比白天鵝也多了一份企圖心的味道,所以當時想在舞台上讓大家看到什麼樣的丁噹?

我覺得是站上台,在表演時候的一種企圖心。我今天上台,我就是要把你們全部都吃定,是那種企圖。並不是說我今天一定要得第一名或怎麼樣,只要一站上去,今天就是我的場,你們都要跟著我一起 High 起來的氣勢。

Q. 身為中國歌手卻在台灣發光發熱,你的身分其實有其特殊性。你怎麼看待

目前越來越頻繁交流的兩岸音樂市場發展?台灣以前當然是公認的流行音樂重鎮,即使現在市場不景氣,實體銷量下滑,我沒辦法去討論其他公司的操作模式,但對我們公司來說,在做每張專輯時都是百分之百的狀態。現在內地也有許多優秀的音樂人在嘗試做不同類型的音樂,我自己也很期待能跟內地的歌手、製作人合作。像目前一些歌唱節目,如《蒙面歌王》、《我是歌手》,就是一個很好的舞台去集合不同地區、不同類型的歌手、音樂人,大家做一些合作交流,我覺得很好。

DSC_0754

Q. 中國歌唱型節目越來越多,近期《我是歌手4》也備受關注,你自己對其中哪幾位選手的表現印象比較深刻?

我印象最深刻的還是李玟跟拉拉(徐佳瑩)。我覺得拉拉把林俊傑的歌唱成自己的味道,她把別人的歌也都唱成自己的味道,真的很厲害。以前大家會認為那種舞台就是某一類歌手才適合,像我就會唱一些比較大的歌。但像拉拉,就是輕輕柔柔的,包括一些轉音,會有不同的設計。我覺得她這次真的非常強,包括在呈現的時候也有一種她的味道,與林俊傑的合作,我覺得也很特別。

李玟我印象最深刻,讓我起雞皮疙瘩的是她重新演譯〈月光愛人〉,而且那首歌的編曲是韓虹老師編的。我會想起當時李玟站上奧斯卡唱這首歌的畫面,後來她又站上舞台重新演繹,看她表演時真的全身雞皮疙瘩都會起來。

Q. 你認為越來越多這一類歌唱競賽節目,對音樂產業的影響?

我覺得會鼓勵歌手更多 LIVE、即興的表演。以前歌手只要發專輯就好了,現在的歌手你必須能唱 LIVE,要靠現場的唱功。還有表現,這真的是非常考驗歌手的。所以這一塊對於現在的新歌手來說是非常大的挑戰,所以大家都要加油。

Q. 你剛也提到唱片市場不景氣,實體銷量下滑,那麼對於一個歌手來說,最直接的問題是如何在這產業裡獲得實際收入,來保障生活跟維持熱情?

DSC_0799

聽說以前的歌手光是靠專輯版稅,就有不錯的收入,可是現在專輯真的很難賣,但同時聽現場演唱的風氣卻慢慢培養出來,歌迷也都已經有付費聽演唱會的習慣。所以對於現在歌手來說,最大挑戰就是 LIVE 表演,而這對我自己來說,是比較得心應手的。因為我從 PUB 出道,所以習慣唱 LIVE。我剛開始從一個一個小的場地,可能只有幾百人到後來萬人演唱會,這些經歷的累積,都讓我知道怎麼樣去控制跟拿捏,我想在現場想呈現給歌迷的部分。

Q. 所以樂觀一點說,雖然唱片業景氣不好,但反而是你這樣類型的歌手的時代來臨?

我覺得需要經驗去累積,還有一定要多去看別人的表演。以前在 PUB 唱歌的時候,很容易唱一天或三天就被 fire 掉,所以要絞盡腦汁設法在這間 PUB 唱久一點,能超過半個月就很好了,所以要不斷變換不同造型,不同曲目增加新鮮感,吸引注意。所以我那時候看很多歌手演唱會,很多演唱方法、很多舞蹈都自己編排,到現在我都還是在不斷學習,就是希望能在演唱會上呈現更豐富的內容。當然在呈現這麼多面向的時候,還是要先把歌唱好,基本功才是最重要。

 

採訪/撰文: Leo 攝影:黃詠靖 特別感謝:相信音樂

關於作者

Beats

本帳號將會代表Taiwan Beats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台灣流行音樂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