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基督的愛裡-評蔡琴《哈利路亞》

0
蔡琴推首張福音專輯_哈利路亞_三月再辦5場福音見證會

蔡琴發行福音專輯,專輯造型也跟隨改變。

文/Cello Kan

我不是一個正統的基督徒,但幾乎每星期都會去教堂,每個周日我都會在教堂裡唱聖歌,這個習慣已經維持了好幾年,厚厚一本的頌恩(教堂的歌集),記載了很多很多讚美主的聖歌,我最會唱頌恩裡的聖誕歌,像〈平安夜〉、〈普世歡騰〉這些,相信不只我,不是基督徒的你也會,其他的只會跟著領唱員唱,不到三十秒就忘了,這些音樂在我腦海中停留的時間,可能比金魚的記憶還要短。

聖歌不好聽嗎?絕對不是!只是跟我們平常聽的音樂有很大的距離,許多人會因為歌曲的嚴肅或無聊,將這些作品排除在記憶以外。

西方許多藝人都在基督教環境中長大,無論相信或不相信,或多或少對聖經都有認識,很多現代音樂人和影視工作者,更常常在聖經中獲取靈感,進而放入自己的作品中。

在美國更有一個音樂門派叫 Gospel 福音派,有獨立的排行榜,近年這種福音音樂,也慢慢地向現代音樂靠攏,漸漸趨向流行,甚至在包裝與企劃上下了不少功夫。就拿近年的 The Priests 作例子,三個長得很帥的神父,找上來了 Mike Hedges(The Cure、Dido、U2 的製作人),利用一個新的古典流行方法,把聖詩翻新,銷量當然不俗,單單愛爾蘭就賣了一百多萬。

當然,總有人說這種庸俗式的傳播福音是對宗教不敬,但更多搖滾、流行音樂人,常常用宗教來反動、反思或反省,像 Bob Dylan、Madonna(其實是義大利文聖母的意思,但她的所作所為,擺明就是跟基督教過不去)、甚至 U2,宗教在音樂佔了很重多份量,而 P.O.D.更開宗明義的叫基督教搖滾樂隊。以 U2 來說,他們的第二張專輯「Gloria」,其實就在歌頌上帝,更引入聖經的詩篇作為歌詞,小時候的我還很白痴地以為是一個女生的名字。

6a00e0097df5fe88330133f4a53e6a970b-800wi

U2 的《Gloria》專輯。

宗教音樂在大中華地區一直都存在,只是主流的藝人很少去涉獵,有的頂多在專輯中做一兩首嘗試,滿足一下自己對宗教的信念就算。近年鄭秀文的「信、望、愛」是一張非常好的廣東福音專輯,銷量更是當年香港唱片之冠,但這樣有企圖心的專輯,在市場真的是小數。

當然,宗教市場也是一個不能忽視的市場,試著計算一下,每周上教堂或去教會的人口,就會知道潛在市場有多龐大(還沒算其他宗教。)聽這類音樂的人,不大會買盜版,再來盜版商也很少盜版宗教音樂(網絡例外),不知道這是不是叫盜亦有道?

我並不是一個宗教音樂的愛好者,但會想聽蔡琴這張福音專輯《哈利路亞》,是因為她改編了 Leonard Cohen 的〈Hallelujah〉 ,這首已經不知有多少版本的流行歌,原本歌詞是寫舊約聖經大衛王偷人家妻子的故事,隱喻對愛、美、慾望的執著、虔誠和懷疑。當然蔡琴這個版本的中文歌詞,意思就單純得多,利用她的歌聲去表達對造物主的歌頌,這種很單純、很純粹的執著,那也是一種美。

音樂上仍是很傳統的蔡琴,沒有因為要做這樣的專輯,而改變她的音樂風格,但不得不讚賞 Ricky Ho 的編曲,帶給我們不少驚喜,很久沒有聽過這麼大氣的東西。

當然聽蔡琴的樂迷,其實不需要什麼驚喜,因為樂迷都驚嚇不起。這樣溫暖、這樣流利,正是他們想要的東西。

hLLC4OF8kpGoE2Crqq4aThT4tiqfYUE9B47lvdUuMOTZ31456706697817

日前才開完福音演唱會的蔡琴。

雖然你聽完第一首,也大概知道其他七首是什麼樣子。但是這並無損害這張專輯的可聽性。很打磨、很精準、很計算,並不是錯,本來這種類型的東西,就是應該如此四平八穩。

你或許不認同宗教流行化或世俗化,但是能導人向善的話,這也不失為一個可行的辦法,特別是現今紛亂的社會,蔡琴的聲音和音樂,正好洗滌我們的心靈。

但華人社會到底能什麼時候,才會出現接近像 Bob Dylan、Leonard Cohen 或 U2 創作的那樣類型的宗教歌曲?

關於作者

Beats

本帳號將會代表Taiwan Beats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台灣流行音樂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