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月無聲 ── 聊崔健與《光凍》

0

文/Cello Kan

「什麼?你還在聽崔健?不會吧?」

當朋友們在問我最近在聽什麼時,大家都會出現同樣的問題,彷彿聆聽崔健已經不合時宜。

他們頂多會談論最近崔健上電視節目對許志安、齊秦、孫楠等的發炮。

崔健新的專輯,沒人能說上半句。

00057505

崔健新專輯《光凍》封面,台灣由索尼娛樂發行。

首次接觸到崔健,是八八年當時以唱小調為主的香港天后徐小鳳,把崔健的〈一無所有〉翻唱成廣東版的〈真愛又如何〉,但徐小鳳唱起來有點奇怪,跟她一向的風格很不一樣。那年頭的香港流行音樂,真是有趣,實在有太多不同的可能性,那種大膽,今天已經快沒有。

永遠記得第一回把〈一無所有〉的黑膠放上唱盤時,喇叭第一下發出來的聲音,整個人都呆住了。這個感覺一如第一次聽羅大佑,第一次在香港明愛會堂聽到 Beyond 一樣,我找到了從前只有在歐美唱片中才能找到的共嗚。

六四事件的確使人更注意崔健,更留意他的音樂,大家一下子,好像在他音樂中找到了歷史不能磨滅的證據與心理上的安慰。

跟著的專輯《解決》所引起的反應,則沒有像〈一無所有〉那麼大,接下來的《紅旗下的蛋》、《無能的力量》、《給你一點顏色》更好像沒多少人會注意。

縱使這幾張專輯,崔健的音樂一直在變,甚至可以說與時並進,特別是他對 Hip Hop 與電腦的應用,很成功地轉化成自身的語言,但是外面的群眾好像仍然停留在 89 年的回憶。

崔健的音樂充滿煽動性,很會把不同的西方的元素,例如:Rock、Reggae、Jazz、Hip Hop 跟中國傳統音樂結合,當然也沒有多少人知道,他曾經擔任電子樂隊子曰的製作人。

因為自我要求太高,崔健對作品有著嚴謹的控制,出道這麼多年,產量不多,但是每張的水準都非常高,大眾接不接受是後話,你能不能追上他的腳步,又是另一個問題。

崔健

崔健本次的宣傳造型還是非常崔健。

在國外,如果談到華人搖滾音樂,老外都會說崔健,說他是中國的 Bob Dylan,說他的歌詞是如何一針見血、反映現實,的確我很佩服崔健的文字,有著很多不同的隱喻,你可以對號入座,但是抽身出來看,又可以說成另一回事。

雖然一早知道 Howie B 會參與崔健的新專輯,心裡極渴望會像他們為 Audi(崔健為產品代言,在從前根本不可能想像)所合作的微電影中的音樂那樣,點點電氣,點點爵士。

當然新專輯《光凍》並不是我想的那樣,崔健回到了從前〈一無所有〉、《解決》那樣的方向,說唱 Rap 沒有了,回到了樂隊的形態,而劉元、Eddie 這些哥兒們,依舊偎在他身傍。

不同的是,聲音比從前乾淨、樂器的層次清晰了,Howie B 把聲音打磨得漂亮,樂手技術老練了,但是火氣並沒有因為年紀大而收斂。

他所寫的東西,其實一樣地寫實,有些諷刺的地方也讓你聽到不小心會笑出來。

當 Steve Job 大聲地說著如何受 Bob Dylan 感染而弄出了 iTunes、iPod 這些產物時,昨天聽著「一無所有」的樂迷,今天相信很多已晉身社會中流底柱,但有多少人會走出來說受過崔健的影響?或敢說是受過崔健的薰陶呢?

同一個情況放在不同的社會原來是有著天與地的差異。

社會跟從前是差很多,物質上是進步了,但精神上是不是跟著一樣?

我想這個────你懂的。

關於作者

Beats

本帳號將會代表Taiwan Beats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台灣流行音樂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